反苏口号精选推荐

T恤:流动的标语

 都说时势造英雄,这句话放在时尚界也不无道理。远的如可可·香奈儿、迪奥·克里斯丁,老一辈如卡尔·拉格斐、伊夫·圣罗兰,新生代如汤姆·福特、马克·雅克布——他们无不是在潮流遭遇瓶颈时找到突破口,成为时尚界的英雄而为人崇拜。而这些时尚英雄剪刀下的标语T恤,不仅在时尚的风头浪尖挥舞旗帜,更不会错过任何一个时势交错下为其打造的舞台——因为标语体恤本就诞生在时势的风云变幻之中。

 今年,国际上的新闻事件层出不穷,令标语T恤的出场机会再次暴增。而这其中规模最大的一股浪潮,莫过于优衣库为日本地震而推出的标语T恤。“名人参与、独家经销以及限量版销售对标语T恤的风靡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优衣库市场总监艾米·霍加思(Amy Howgarth)如是说。 这家日本连锁店邀约超级名流与时装设计师联袂推出10款形式各样的标语T恤,旨在帮助日本地震受灾地区。优衣库从热销的标语T恤之款项中向日本红十字会(Japanese Red Cross)捐赠了1亿日元,以此宣扬博爱与希望。在这当中,卡尔·拉格斐设计了胸前印有“爱、希望与变革”(LOVE, HOPE AND CHANGE)字样的T恤,阿尔伯·艾尔巴兹(Alber Elbaz)、Lady Gaga以及妮可·基德曼(Nicole Kidman)也参与其中。 对名人而言,这是一项既有慈善意义又能显示个人创意的行动;而对那些花上12.99欧元买下这些T恤的消费者来说,在追逐时尚的同时,亦能或多或少地沾染一丝名人气息。

 由内至外的演变 T恤最初只是以内衣的保守形象问世。这种朴素单调的纯棉衣物最终衍生为潮流、个性与时尚的代名词,其由内至外的演变过程本就蕴含着惊世骇俗的深意。 还记得年轻的马龙·白兰度在电影《欲望号街车》中穿的那件总是略有破损的白T恤吗?就是这件脏兮兮的暴露着二头肌的紧身T恤,混合着下层人民的反叛、挑衅与直率,成为上世纪50年代最著名的银幕性感标签。从这部电影开始,原本只能作为内衣的T恤开始摆在百货公司作为时髦外衣出售。而同时代的猫王身穿白色T恤时性感迷人的模样也随着《Don’T Be Cruel》、《Love Me Tender》等名曲成为永恒的经典瞬间。 上世纪60年代,人们开始琢磨白T恤——它干净整洁得如同一张白纸、一幅画布,穿在不同人身上,即会显现不同的效果。如果以白纸的功能来开发白T恤,会怎样? 由此,标语T恤开始显露出自己的攻击性。美国的总统候选人最早利用白色T恤,将其变为竞选宣传的最佳媒体平台。上世纪70年代,标语T恤在嬉皮士宣扬和平与爱的运动中开始流行。1973年的《妇女时装日报》甚至声称T恤是当年反文化的首席发言人。 到了1975年,《ELLE》杂志打赌说:T恤将成为服装最基本的样式,像军大衣一样永远不会走出时尚。果不其然,1977年诞生的“I LOVE NY”(我爱纽约)标语T恤一直流行到现在。当时,纽约州旅游局需要一个口号来吸引人们前往旅游。平面设计师Milton Glaser受邀设计了“I LOVE NY”的T恤标志,印有这一字样的T恤顿时风靡整个城市。Milton Glaser的设计灵感极有可能是源于该州从1969年就开始使用的旅游口号——“Virginia is for Lovers”(弗吉尼亚是爱人们的家),口号标语中就有这个红色的心形图标。从那时开始,白色T恤上的“I LOVE NY”标志,就成为了美国的另一种流行象征。沿袭这种“I LOVE”的惯例,巴黎、东京、上海各大城市也都轻而易举地拥有了属于自己的城市T恤。 口号决定态度 文字的信息,通常带有强烈的叛逆情绪。年轻人尤其不满被教条管束,渴望改变不公平体系,创造自己的世界。与其宣之于口,不如把想说的话“穿”出来,让别人自己去琢磨。便宜好做、人人可穿的T恤,自然就成了最佳的个性宣传工具。 英国人是Slogan的高手,意念尖锐且指名道姓。上世纪70年代末,该国风行反封建、反贵族、反帝制、反核、反战风潮,向往自由与和平,这种思潮,成为当时音乐、文化、时装的创作核心。早期的朋克乐队如The Clash的《London Calling》一首歌囊括了对核武、毒品、泰晤士河水位泛滥等社会问题的焦虑并呼吁年轻人振奋精神,至今影响深远。政治立场鲜明的英国设计师凯瑟琳·哈玛尼特(Katharine Hamnett)正是以T恤上的口号而闻名时尚圈。她曾穿上自己的反核弹标语T恤去见当时的首相撒切尔夫人。20年后,反战声浪再起,激情未减的她又在2003年的伦敦时装展上,推出写着“NO WAR,BLAIR OUT”(不要战争,布莱尔下课)的T恤。她推出的一系列标语T恤,早已成为时尚界政治态度的鲜明旗帜。 2001年,已故的Sex Pistols乐队成员希德(Sid Vicious,21岁逝于纽约)曾经穿过的“ANARCHY”(无政府主义)标语T恤,在苏富比拍卖行拍出了6000美元的高价,可见这件具有历史意义的T恤在乐迷心中的地位。 今年热度甚高的T恤除了日本灾后重建的主题,还有一些针对时事而诞生的T恤。在奥巴马宣布本·拉丹已被击毙的数小时后,兴奋的美国人就开始庆祝这名“9·11”事件主谋的死讯。据《华盛顿邮报》报道,他们在T恤上印“PUBLIC ENEMY #1 IS DEAD”(头号公敌已死)的标语;而英国流行的“THANK YOU FOR THE DAY OFF”(感谢你们给予的公休日)这一T恤标语灵感则来自英国王室婚礼。威廉王子和凯特大婚的当天成了英国全民的公休日,即使你不在意皇室婚礼,但每个人都能享受不用工作的日子。 回归姿态要时尚 在《解读T恤衫》(The T-shirt Book)一书中,作者夏洛特·布鲁内尔(Charlotte Brunel)这样写道:“T恤衫经历了上世纪中叶的几个重要阶段:二战勇士用它来象征英雄主义,马龙·白兰度穿它来寓意叛逆,上世纪60年代和平运动人士把它充当自身社会觉醒意识的装束,朋克摇滚迷穿着这身装束参加音乐会,以示藐视一切。” 真要追溯起来,拿时尚开玩笑的历代金句也不少,时不时地提醒着标语T恤重现江湖的势头。多年前,汤姆·福特执掌Gucci时红得发紫,有人忌妒又羡慕,嚣张地写下疯句“BRING ME THE HEAD OF TOM FORD”(提汤姆·福特的人头来见我),但T恤红了,设计T恤的人却没红。 一些设计师则乐意在T恤上嘲笑他人,或是自嘲。弗兰克·莫斯奇诺(Franc Moschino)用最浅白的方式自嘲:“GOOD TASTE DOESN’T EXIST!”(好品位不存在);“MOSCHINO IS NOT STYLE, IT’S A MASS!”(Moschino是一团糟!下面还附上卡尔·拉格斐的签名)。那种不故弄玄虚不自以为是的姿态,相当受年轻人拥护。香港时装人黄伟文设计的Jam Tee,则搞笑自封“MALE KATE MOSS”(男版凯特·摩斯)。 标语T恤为何再次风靡?“如今的时装消费者越来越关心如何融入并影响自己周围的环境。”塞尔弗里奇百货公司当代时装采购部负责人加利·埃格利说,他领衔推出的由凯瑟琳·哈玛尼特最新设计的Hamnett标语T恤,这是配合“海洋计划”的宣传活动,以此来设立全球海洋保护区。“看到各种式样的标语T恤也是件有趣的事。”他补充道。 Hamnett的秋冬系列包含了很多时髦T恤,其中包括印有“SAVE THE SEA”(拯救海洋)字样的标语T恤,而伦敦布朗斯百货的精品店与《Harpers Bazaar》近日推出的旨在帮助慈善组织“WOMEN FOR WOMEN”(妇女互助国际)的时尚T恤则被抢购一空。包括亨利·霍兰德(Henry Holland)、 桑丽卡(Henry Holland)以及马克司·路普弗(Markus Lupfer)在内的年轻设计师,也以标语T恤为舞台,付诸了天马行空的创意与观念。 作者 钟天阳 来源 第一财经日报

 

 

标语文化:中国特色符号变迁

    标语是用简短文字写出的有宣传鼓动作用的口号,写什么样的标语,用什么方式书写标语,都取决于时代的需要。从标语的变迁中,我们可以清晰地窥见时代的变迁。标语口号,因具有言简意赅、准确贴切、生动形象、朗朗上口等特征而倍受国人青睐,发展到今天,已经成了中国人须臾不可离开的东西。从这个意义上说,标语口号算是正宗的中国特色。中国共产党建党建党90年,也是“标语文化”嬗变的90年,从20年代“打倒军阀,打倒帝国主义”、30年代“武装起来,实行土地革命”、“拥护苏联,解放全人类”、40年代“军民合作,驱逐日寇” 、“打倒日本帝国主义!”、“中华民族解放万岁!”、到文革“割资本主义尾巴”“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等等到发展市场经济,从“以阶级斗争为纲”到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从“知识越多越反动”到提倡科教兴国,从 “限制资产阶级法权”到“依法治国”,中国人民的生活实现了由贫穷到温饱,再到整体小康的跨越式转变;中国社会实现了由被压迫、封闭、贫穷、落后和缺乏生机到开放、富强、文明和充满活力的历史巨变,这一切,都在小小的标语口号中得到了体现。现在,人们的环保意识、人文意识逐步加强。“落实科学发展观,构建和谐社会”,“知荣辱、讲正气、树新风、促和谐”等成为了标语的主流。而标语的载体也由单一的墙面,向灯箱、横幅等多样化转变。经济的发展必将带动商业的繁荣,许多过去的标语都在房屋改造和拆迁中成为历史。即便如此,作为一种最经济、最有效的宣传形态,标语仍将生活在我们的视野当中,继续见证每个时代的变迁。
  
  标语虽小,却承载了历史。透过中国共产党建党90年来的中国式标语,可以窥见中国社会的变迁,也可反思社会发展中那些需要不断完善、不断改进的制度和观念。综观古今中外,用标语达到宣传目的的做法具有鲜明的“中国特色”,将标语文化发挥得淋漓尽致而又能覆盖众多领域并不断与时俱进,也是中国人的创举。建党90年来,标语以其独特的形式和影响力渗透到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渗入听觉、视觉和记忆的全方位通路中。它以其时间性、阶段性和空间性的特点,表现着不同时期和不同地域人们的生活重点。
  
  记者驱车深入到福建向浦铁路沿线采访,工地墙上、彩门上林林总总的标语迎面而来。从“寻梦圣地今圆梦,落实科学发展观勇争先”到“精品让大地生辉,环保让蓝天深远”……各种口号各种内容的标语“百花齐放”。
  
  在一个隧道洞口,一位老铁道兵出身的老职工老张正在工地布置企业文化展板,指挥着几个民工将“和谐施工美化环境 以人为本安全第一”的大标语挂在隧道口。老张是位老政工,当得知记者是来采访中国共产党建党90年变化时,他滔滔不绝打开了话匣子。他说:“要说建党90年的变化,那太多了,我认为最可贵的变化,要算是人们思想观念的变化,从“标语文化”的变迁,就能看出人们思想观念的这一变化。”
  
  老张说,他的爷爷是个老革命,据他爷爷说,在19世纪二十年代初期,“打倒军阀,打倒帝国主义”是那时候最响亮的的口号。1922年7月16日至23日召开的中国共产党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提出的党在现阶段的革命任务中,“消除内乱,打倒军阀,建设国内和平”;“推翻国际帝国主义的压迫,达到中华民族完全独立”为首要任务。在大会发表的宣言最后所提的口号中,前两条就是“打倒军阀!”“打倒国际帝国主义!”北伐战争开始后,中华全国总工会《对国民政府出师宣言》又提出了“打倒军阀,打倒帝国主义”的口号。这个口号是北伐战争中使用得最多,喊得最响亮的口号。北伐军正是一路喊着这个口号,举着“打倒军阀!除列强”的标语,唱着“打倒军阀!打倒列强”的战歌从珠江之滨打到长江流域的。
  
  在工地附近,有座古城泰宁,该古城位于福建西北部,与江西省黎川县交界,一直是闽赣两省物质补给的坚强后方。1931年5月,毛泽东、朱德指挥工农红军攻陷建宁,取得了第二次反“围剿”胜利之后,即派红三军团第六师于6月4日乘胜解放泰宁,建立了泰宁县历史上第一个党组织--中共泰宁党支部,泰宁正式列入中央苏区的版图。
  
  泰宁有条红军街,最难得的是在红军街两旁的砖墙上完整地保留了红军当年刷写的标语和文告。“武装起来,实行土地革命”“拥护苏联,解放全人类”等等。1933年10月7日,朱德、周恩来等首长亲自率领总部直属部队干部、战士上街清理阴沟、打扫卫生、刷写标语,还参加了“城市清洁运动周”等活动,这些标语就是那时刷写上去的。它使我们相隔70多年后,还能真切地感受当时热火朝天的革命激情。
  
  老张说,他小时侯家里很穷,就几间草房,他上小学时,正是五十年代,解放初期,由于靠近路边,经常被刷上标语,主要有“中华人民共和国万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抗美援朝,保家卫国”、“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等。“那时候是新中国成立之初,是一个令所有中国人感到振奋和希望的年代,这样的标语成为这一时代的表征显现。”他说。
  
  在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文化大革命时期,“全国山河一片红”,清一色服务于阶级斗争的标语成为那个年代人们的特殊回忆。老张回忆说,“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人民公社万岁”、“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向雷锋同志学习”以及“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打倒美帝、打倒苏修”、“横扫一切牛鬼蛇 记得小时候我们玩一种“摸瞎”的游戏,一个孩子站在圆圈当中蒙起眼睛,其余的孩子依次走到他面前说一句话,让他听声音猜人,大部分孩子居然都选择了喊一句口号,其中出现频率最高的是那句“有命不革命,要命有啥用?”这铿锵有力的口号至今还在他耳边挥之不去。
  
  老张当兵入伍的时候,正是1978年,改革的春风遍吹神州大地的每一个角落,户外标语口号也悄悄地发生了变化。先是“团结一致,同心同德,为实现四个现代化而努力奋斗”的标语代替了“不怕流血流汗,为了建设社会主义拼命干”,接着“时间就是金钱,效益就是生命”、“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发展才是硬道理”、 “小平,您好!”等标语大批出现,让人禁不住耳目一新。
  
  老张兴奋地说:1979年,部队集体宿舍的墙上被宣传干事刷上了一条新标语:“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说实话,当时我还不太能理解这个标语的真实含义,现在想起来,这条标语身后的含义,其实就是中国改革开放的号角。“解放思想,实事求是”、“五讲四美三热爱”等标语反映了当时的浪潮,这些标语也轮流被刷上了各个地方的墙上。从这些标语可以看出,中国已经摆脱了极左思想的干扰,确立了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树立了高效率、快节奏的全新价值观。
  
  八十年代初期,老张回老家探亲,发现路边“越穷越革命,越穷越光荣”、“资本主义的尾巴”割去了,刷上了“谁穷谁丢人,谁富谁光荣”十个大字。虽然我们村至今里也没出几个比尔盖茨等世界首富,但村民们谁也不想太丢人,所以都卯足了劲去发家致富,现在的生活正象文革期间一句标语所憧憬的那样,实现了“楼上楼下,电灯电话”,村里的标语也一换再换,一会儿说“要想奔小康,电话来帮忙”;计划生育检查,就刷“要想富,少生孩子多种树”;鼓励年轻人外出打工,“要想早日奔小康,打工赚钱是良方”、“农民要想不受穷,出外打工才能行”等标语就铺天盖地;;三夏时节,标语上写“严禁在公路上打场晒粮”、“焚烧麦茬,拘留罚款”;若是换上“焚烧秸杆,罚款五千”那就是到了“三秋”了。不用去了解,只要看路两旁的标语,基本就可以知道家乡的变化。仔细研读乡村标语,别有一番趣味。
  
  进入上世纪90年代,经济与社会的发展成为主题,“以法治国,科教兴国”、“要想富,先修路”、“只生一个好”等这些折射出人们对发展需求的标语逐渐多了起来。新农村医疗合作社成立,又写:“一人交纳十元钱,身体受益一整年”、“疾病导致贫困,防贫先保健康”。
  
  随着改革开放的进一步深入,标语口号也越来越呈现多元化,对社会关注范围更广,风格更加五彩纷呈。汶川大地震,一句“汶川挺住,中国加油!”,一声“捐出一份爱心、共建一个家园!”、“不抛弃、不放弃!”让多少人泪流满面,那一刻,全中国、全世界的华人心相连,手相握,万众一心,共渡难关。 “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在奥运会上风靡一时,“点燃激情、放飞梦想”、“上海世博会,城市让生活更美好”宣示了中国人的骄傲,那一刻,世界有多少人瞩目中国,有多少炎黄子孙为之自豪。
  
  标语跳动着时代的脉搏。时代在发展进步,标语也在与时俱进。随着社会主义建设如火如荼的进行,从标语中可以感受新中国的变化。老张说,过去标语的载体只有单一的墙面或者红布,现在向灯箱、电子横幅等多样化转变。这两年,在工地的外墙上不仅仅能看见“科学发展观”“和谐建设”等政策性标语,更多的是或富有诗意或温情脉脉的“提示语”,不象过去的标语不仅生硬而且僵化,比如“要金山银山更要青山绿水”这些标语反映了我们施工开始注重环保优先;“上有老下有小,出了事情不得了”、“安全重于泰山”这些标语反映了我们“以人为本,安全第一”的方针。
  
  农民工小刘还给我们说起他家乡的“标语致富”故事:原来,去年底,他家在路边盖了两层小楼,小楼刚盖好,就有中国联通的人找到他,要在墙上刷一条广告标语,说是还给他500元的墙体使用费。“以前,我们家的墙上被刷上标语,我老爹一直认为是天经地义的,没想到这墙上刷广告还能赚钱。”小陶说。赚了500元的墙体使用费后,陶涛还向邻居吹嘘自家的墙还能挣钱,不料却被邻居们嘲笑了一番。“人家的墙体使用费都收到了800块钱,有的大的墙体收了2000块,我只收了500块,吃亏了明年我也收800块。”小陶说完大笑了起来。
  
  在一旁的农民工小陶忍不住插话说,还有专门针对我们农民工的标语呢!我走到他们宿舍,果然,“政治上一样平等,工作上一样要求,管理上一样对待,生活上一样关心,思想上一样教育,报酬上一样合理”宣传栏上几句标语格外引人注目。老张说,我们制作这些标语就是让农民工感觉同的正式职工一样,让农民工有组织可依,有家可靠,我们企业就是他们的“家”,从而激发其积极性,促进企业发展。农民工小陶说,过去我们总觉得低人一等,现在这些标语就让我们感觉地位明显提高了。
  
  中国铁建十八局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郝趁义深有感触地说:建党90年,也是“标语文化”嬗变的90年。从 “怕流血牺牲不是好汉”到“做防塌方的专家,不做战塌方的英雄”,从“四海为家”到“以人为本”,从“以阶级斗争为纲”到“科技兴企”,我们企业每年承揽施工任务从年几千万到突破400亿,企业职工的生活实现了由贫穷到温饱,再到整体小康的跨越式转变,这一切,都在小小的标语口号中得到了体现。举个例子,过去我们提出的口号是“讲奉献”,现在则更强调“讲贡献”,因为有“贡献”的“奉献”更有意义,也符合企业、社会的现实需要,这也是一种思想观念的进步。胡锦涛总书记寄语中国铁建:“建优质工程,树企业形象”,现在我们正落实胡总书记“建优质工程,树企业形象”的重要指示,朝“十二五”宏伟蓝图、为建设具有强劲发展力的建筑企业集团飞奔。
  
  如今,“标语文化”从领袖语录到关注民生,一些不合时宜的、“冷”“硬”标语逐渐退出了历史舞台,口号的强制色彩和政治功能正在逐渐减退。随着人们的环保意识、人文意识逐步加强,“落实科学发展观,构建和谐社会”,“知荣辱、讲正气、树新风、促和谐”等成为了标语的主流。也许有一天,标语口号会淡出我们的生活,但我们无论如何也不会忘记,那个用标语口号统领和管理社会、实施政令的时代,那些影响过我们的生活、忠实而精要地记录了沧桑世事和社会变迁的标语口号。

来源:伍振的博客 

Copyright © 2001-2018 www.6s-iso.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