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一儿童节口号:高考霸气口号精选推荐

口号喊一万遍,就能让国货变得更潮? 原创: 十二个月后编辑部 十二个月后 9月5日 作者 / Amor 封面 / 黑云视觉工作室 出品 / 十二个月后 再过几天,新一季的纽约春夏时装周,又将拉开帷幕。 国际四大时装周,纽约最为不同。因为在除了集结一线奢侈品牌之外,他们更加强调,对于新生品牌的关注与包容。 尤其是在2016年,纽约时装周开设「中国专场」之后,远东韵味开始名正言顺地,在国际一线潮流视野里登堂入室。 所以相应的,也有越来越多的中国品牌,开始不惜成本远赴重洋,抓准机会亮相纽约时装周。 于是乎——就这样一块方寸之间的狭小舞台,却牵动了千里之外,整个国度的潮流变迁。 我们将时间回拨到十二个月之前。 去年此时,2018年的9月5日。 一个原本与「潮流」二字,八竿子都打不着的中国品牌——波司登,带着他们全新一季成衣设计系列,亮相纽约时装周。 这趟旅程的「功利性目的」昭然若揭: 波司登是想通过「纽约时装周」的时尚效应,去打破自己在中国消费者心目中「老气横秋」的既定印象。 然而故事的发展,并没有如他们所愿——钱砸了不少,但波司登依然没能够在时尚圈、或者潮流圈激起相应等级的热议。 营销不及预期并不可怕,更可怕的是「同行衬托」—— 同样是中国传统品牌,但与波司登相比,李宁的纽约之行,多少就显得有点「开天辟地」的意思。 早在2018年初,李宁就已经在「New York Fashion Week China Day 纽约时装周中国日」当中登台。 后来的故事,你多多少少也已经有所耳闻了吧? 从那之后,李宁一改他们大厦将倾的颓势,摇身一变,成了中国潮流品牌的代表。 一些直观的财务数据,更能证明李宁的复活: 继2018年营收首次破百亿元后,上个月李宁发布2019中期业绩。公告中称,上半年李宁公司收入达62.55亿元人民币,毛利提升至35.5%,达31.08亿元人民币。 李宁拉开了国货潮变的序幕,使得越来越多的品牌加入「国潮」这辆东方快车,欲成为下一个成功案例。 过去12个月里,除了Graf、wassup等常见的、狭义上的原创国潮服装品牌之外。 有越来越多的老牌国货,开始发挥清奇脑洞跨界联动,推出与其他品牌的联名「国潮」产品,想要在市场里赚取注意力。前文里的波司登,也是其中一员。 另外的案例,还有马应龙X Suamoment、青岛啤酒X NPC、大白兔X美加净等等。 肉眼可见,国潮风正在过去的12个月里迅速蔓延。 最夸张的是,甚至连你家小区电梯里的整形广告,都打上了「国风整形」的宣发名号。画面上的模特从原来的网红嫩模,变成了「大乔小乔」…… 一个我们谁也无法忽略的事实:国潮热拦不住了。 我们之所以要在文章开头,采用两个截然不同的案例来做展开,并不是想要简单粗暴地,在两个品牌之间比出一个具象化的高低来。 更重要的,是这两个国产品牌,刚好代表了整个国潮趋势的「一体两面」。 同样是登台纽约时装周,为什么李宁和波司登会呈现出两种截然不同的效果来?难道只是因为时间的前后顺序吗? 在真正探讨这个话题之前,我们不得不来尝试着回答一个最重要的疑问——「国潮」究竟是什么? 如果我们只是将「国潮」简单定义为——由中国主理人或设计师创立的潮流品牌。那么似乎李晨和潘玮柏的NPC、余文乐的Madness、陈冠希的CLOT也能算入国潮范畴。 但这显然不是我们通常感知意义下的「国潮」。 究其根本,是因为上述这类品牌所代表的、符号化的文化底蕴,并非来自中国内陆本土。 所以「国潮」的真正释义应该下探一层——除去时尚、个性的设计风格,「国潮」应该是品牌通过设计语言,对中国本土文化一种彰显和表达。 而这样的解释,也才真正符合潮牌最初始的原教旨。 「潮牌」这个概念最早来自于美国,受到美国街头文化的影响,从冲浪、滑板运动、嘻哈音乐、涂鸦等街头文化中衍生而来。 或许它早期的英文说法,更能简单直接地体现它的出身——Street Wear。 诞生在美国7、80年代的Stussy最具代表性。这一品牌背后的精神内核,正是基于最纯正的美式街头文化,并且在logo的设计上,致敬了涂鸦文化; 而近年来逐渐登上「圣坛」的Supreme,更是将街头滑板文化推至高峰,并在自身品牌的时尚表达中结合了Hip-hop等元素,让文化表达得到了更好的时尚迁移。 到了2010年之后,美国潮牌开始从原有的街头文化思维中跳脱出来,找寻更加贴近现代风格的文化底蕴。 例如近年来大热的Off-White,他们的「根基」是现代建筑风格;Noah则将美国工装、军装元素融入品牌之中;AntiSocialSocialClub直接诉之于社会批判主义……上述品牌,都是近年来美式潮牌,与现代主义风格的绝妙组合。 我们再将眼光放置于日本,当今世界的另一个潮流阵地。 二战之后,美国协助日本经济体系复苏,裹挟而去的还有大量美式文化灌输。其中就包括了美国军工元素、嘻哈音乐和滑板文化。就算是现在,在日本街头还能看到许多美国服饰买手小店。 紧接着,80年代美式潮流文化流入日本,日本逐渐诞生了结合日本原宿街头文化的潮牌,例如Bape、Evisu。 在那之后,他们又逐渐找到了更多日本文化表达,诞生了Y-3、comme des gacon等潮流品牌。 可见:不论「美潮」还是「日潮」,能在当下掌握潮流话语权的品牌,都是因为他们能在其本地文化的内核之上,做出更好的时尚迁移和表达。 而李宁,之所以会成为当前「国潮」品牌里的成功代表,也并不是因为他们登上了纽约时装周。 更重要的——是因为他们的确是当下这个阶段里,为数不多找准了自身品牌特点,和中国文化内涵之间平衡点的人。 以下图为例,这款设计的灵感来源,即是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中国代表团的领奖服。 很明显,李宁的设计语言就是要主打运动视角下的中式潮流。而在中国,一旦将这两个要素放在一起,也的确只有李宁是最为合适的品牌了。 所以不论是美、日两国的潮流发展史,还是中国李宁的走红。他们的故事无不显示着关于「潮流」二字的标准解法——品牌文化才是核心吸引力。 这个时候再去回答前文提出的问题,答案就已经跃然纸上了。 当下众多的「国潮」产品,只是在简单粗暴地打上「中国风」文化标签,还是真的有在深入借鉴、传承东方美学文化内核? 如果在品牌内核,和整体设计思路都还是空白的状态下,就一味去地强调自身「潮流属性」,那显然,只是在做功利主义的虚无探讨罢了。 这是很简单的一个道理—— 如果商家认为,把品牌海报改成大红大金的配色,就可以给自己贴上「国潮」标签,并因此提价的话。 那他们就仅仅是在将「短期的消费行为」,伪造成一种文化而已。 当然,在探讨符号化的东西之前,我们其实更应该去关注一个最基础的需求。 就是所有消费者,对潮流产品都有一个非常朴实的诉求——好看和好用,你起码得占一样吧? 然而现状却令人皱眉。 许多以「国潮」为名的生硬跨界,无不是在以奇怪脑洞博出位,不断调高刺激阈值,抢占消费市场注意力。然后通常又会在新品问世的不久之后,就迅速爆出品控缺失,用户体验不佳等问题。 例如相当火爆的故宫文创,其所推出的故宫口红,在走红不到一个月之后,就因质量问题全面停产。 更不用提已经受到争议的老干妈跨界卫衣,和收到无数质量劣质、圈钱差评的旺仔x塔卡沙。 据统计,目前打着「国潮」联名旗号的单品已经多达数十种。 但我们细数下来,真正能在消费者的心理认知当中站稳脚跟,成为生活常规选择的产品,寥寥无几。 当下这前赴后继的贴牌「国潮」,跟风套路营销背后,折射出的,其实是老牌国货的增长困境,以及试图打破传统既定印象,年轻化转型的诉求。 把情况说得可怜一点——可能「国潮」二字,已经是很多品牌在滑坡路上,最后一根稻草了。 但玩弄符号,并不是获得「厚重感」好方式。 可能就连这些品牌自己都没意识到,自己这种肤浅的跟风行为,实际上是在让自己变得廉价。 噱头之后,消费者逐渐对于严重同质化的营销套路开始失去新鲜感,一旦伴随用户体验不佳,产品品控缺失,极易引发品牌口碑崩塌,甚至破坏消费者对传统老牌国货长久以来沉淀积累的品质信任感。 一个传统品牌如何突破增长困境? 这已经不是一个新问题了。许多国际的一线运动品牌和奢侈品牌,都曾有过此类困扰。 时尚界的终极巨头Louis Vuitton,也遭遇过类似的「品牌老龄化」问题。而他们的解决方案,是选择与来自纽约的Supreme合作联名。 之后,一包难求。 LV X Supreme联名系列的销售额突破了一亿欧元。Supreme的潮牌地位也更拔高一个台阶。 可能看到这里,你会觉得——这好像和国产品牌的路子也没啥两样? 但在表象之下,让两者之间产生区别的是后来的事情: 去年,Louis Vuitton做出了设计师调整,聘请Vrigil Abloh出任LV男装创意总监,而他,正是潮牌Off-White的创始人。 可以说,LV在尝到了传统奢侈品牌年轻化、潮流化的甜头之后,开始了对自身品牌战略层面的大刀阔斧改革,而并不是只在浅尝辄止地「伪造文化」。 类似的故事还有很多。2016年,运动品牌Adidas开出丰厚的版税条件邀请Kanye一起合作 Adidas X Kanye West,并将此系列作为Adidas独立的产品线,推出了一系列街头潮流风的服饰、球鞋等。 其中,Yezzy Boost系列在时尚潮流圈引发了现象级意义。其热门鞋款Yezzy350系列发售多款至今,消费者仍需加价求购。 两家绝对意义上的「传统品牌」,在各自的转型道路上,走出了一种遥远相似性。 熙熙攘攘的「国潮」运动,营销大盛,宣发口号,饥饿营销,一样都没落下。 但在喧闹之后,却唯独少了能够推动浪潮向前的内生动力。 这个「动力」,可以是让人心悦诚服的设计语言,可以是品牌特有的正义性,可以是任何「师出有名」的东西。 因为早在一百年前,商人们就注意到:大量同一物品的消费行为,可以带动更加疯狂的统一消费行为,并且人们会将这种行为,命名为「时尚」。 所以我们可以看到——消费者通过购买商品,来获得与「明星人物」之间的共同之处,进而取得心理上的认同以及精神上的愉悦。 这是全人类都无法避开的一种心理现象,100年都没法消除的东西,也只会愈发加深。 商家和品牌可以利用这一种现象,这是完全无可厚非的事情。 因为对于消费者来说,他们也需要一种融入社会,或者说收获社会认同的方式。而相比起其他的路径,消费实在是再轻松不过了。 LV和Adidas的例子就证明了这一点,人们其实是很需要一种可以消费的「文化图腾」,这会让他们更加靠近精英主义。 而当下整个「国潮」所面临的问题,正是浪潮之下的那股内生动力。 用粗俗一点的话来说,就是大家其实都在自嗨。只想用更快、再快的方式去摆脱「中国制造」长久以来积累的廉价感而已。 但关键在于,如果「伪精英主义」的搭建方式太过粗糙,那么一旦幻想崩塌,对于消费者的伤害,就远不止是物质层面。 (完)
Copyright © 2001-2018 www.6s-iso.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