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建口号:宣传口号精选推荐

最荒谬的一句口号! 月半明悦 1周前 点击上方蓝色字体 关注,看更多文章 1431316505675053465.jpg ............................................................................... ........................................................................................................................................................................................................................................................ . 秋冬季节,我喜欢到附近的田野里健走 我们在一家旅馆住了一宿,吃了顿饭,帮忙那几个哥们就先走 1996年年初,我跟的大哥-----刚哥开了一个夜总会,那会儿都叫这名。 位置很不错,就在H站前L铁宾馆楼下,门面虽然小点,可生意很好。过路的,等车的,有的外地人知道站前最乱,偏要上这来,以为这的姑娘最好,(那会时兴俄罗斯妞) 天天晚上都是暴满,钱是赚了,安全也最主要呀,这谁都明白。 大哥开始和S花江街派出所搞关系,和N处(刑警大队)交朋友,夜总会就交给我们几个看着。 说是看着,其实就是每晚在那玩,吃住都不能离开,以防有事发生 大家倒也高兴这样,呵呵,有吃有住,还有姑娘陪,多好呀。 不过自在的日子总长不了。 也不记得是几月几号的一个晚上,店里来了几个韩国人,有个翻译领着,进门就要姑娘, 找了几个都没选中,那个狗翻译说他主子要外国娘们,我们那可是没有,急得那个叫胜男的前台经理跟嗑了药似的,客人来了没玩就走了让大哥知道了可不是好解释的呀。 于是胜男想了个歪招,他叫来服务生:“去到对面借几个黄头发的姑娘来” 服务生飞奔而出,不一会从对面天Z宾馆领来三个金发妞,那边和我们大哥有些关系,什么都好说 胜男把这三个和家里的一个二毛子(混血)一起领到那几个韩国人跟前, “大哥,这可是新鲜货,我可是花钱从别人家找来的” 说完一摆手,几个姑娘就坐下了 屋里灯很暗的你知道吗,可是再暗也能看清楚人呀,没多久人家就不干了 “CNM的,毛上刷点色就是外国人呀!” “和我开玩?”(骗人的意思) “叫老板过来!” 喊声四起 就是他们不叫胜男也得过去了,本来也没指望能混过去,再说屋里还有别的客人呢 “咋 地了?喊啥呀?”胜男一脸的无辜 “装你妈X!”随着喊声一个啤酒瓶子飞了过来 胜男本能的一缩头,瓶子砸在地上 “啪”,这一声响招出了在里面角落里喝洒的几个弟兄,一个个都跳了出来,手里都拎着家伙。 刚哥发过话:要是有人到家里来闹,往死里给我打! 有这垫底兄弟们就要往上冲,那几个韩国人也不示弱,操起瓶子就要开打 胜男赶紧拦住:“别打,没事!” 他转过来对那几个人说:“哥们,我可跟你们说过了,这几个姑娘是我花钱从别人家给你们找的,不满意你找他们去,和我们无关” 所有人都认为胜男还是很讲理的,可我却忍不住乐了出来 这就是明摆着玩他们呢吗! 反正这、种事我们也不是第一回干了,轻车熟路 可那几个韩国人可是好一会儿才反过劲来,说什么也不给钱算帐 胜男也解决不了 也不能扣人一辈子呀 有人给大哥打了个电话 大哥回的很简单:“不给就不要了,照着帐单上的价跟他们玩!” 胜男把话传给我,我明白大哥的意思,领着屋里的弟兄先走了 我们一共五个人,他们也五个人,要是真的打起来我心不托底,、于是从附近的游戏厅找来几个帮手,大家都很熟的,互有“帮助”吗 我们躲到大街对面,看那几个外国人出来了还在骂骂咧咧 “给你XX的钱!就不给你又咋地!” “在H还没有人敢和我装X!” 我心一阵轻笑:“一会儿你要是还能这么说你他M的是英雄” 那几个人转过S花江街,到下一道街的一个烤肉店里坐下了,开始大吃大喝。 我们一行十一人就坐在烤肉店的对面大道边上等。 那时好像雪还没化干净,月亮一照还很亮很亮, 十多个烟头就像鬼火一样在那一闪一闪。 两个多小时后,他们出来时,我们这十几个人已经都要气疯了 你妈的,你们吃喝要老子在外面等!不打死你解不了老子的心中气呀! 但是没有人说出来而已。 以后的事我只记得的是: 在那几个韩国人出来后,我只是把手中的烟头向天上一弹,在那道美丽的线还没有画完落地前,兄弟们的刀就抻了出来,紧接着人就像电一样射向那几个韩国人 起初还有人反抗,可是两刀下去就省下叫饶了, 还有要跑没跑了的(离派出所很近,不能让他们跑了) 大概也就是四五分钟的事,几个人都躺下了,那个翻译是脸朝下爬着,都瞅他来气,象他M的汉奸,所以他挨的也最多, 现在是动也动不了了 不过这一切我们是无心欣赏的,完事立马跑人! 刀也都扔了,人也没回、夜总会,。。。 一惯是这样,不过这次是对了 没过多久,就听见警笛声四起。。。。。。 我们在一家旅馆住了一宿,吃了顿饭,帮忙那几个哥们就先走了,省下我们五个人也不知道应该上哪,就给大哥打了个电话。 从大哥很轻松的话里我们知道了那几个家伙真是外国人,呵呵,还挺牛的外国人。他们报了案,不过是的说打架了, 报的是抢劫。 “这外国人就是聪明呀,”一个叫鹏程的小弟说。“这不是报假案吗?还有没有王法了” 呵呵,我也觉得他们很聪明。要是和公安说挨打了,也找不出有力的证据是我们干的,而且公安也不会太卖力的查,要是说是抢劫就不一样了,那是大案,一定得有个结果的。 不过这和有没有王法是无关的,我们作的事好像也不合法,只是合理罢了,我当时就那么想。 果然,三处的人一早就到夜总会去了, 胜男给我打传呼留言让我们别回来,后来大哥又给我们找了个住的地儿,让我们先躲一阵子。 那是在市效的一处平房破破烂烂的,很大,只是很安全,附近基本没有人家,最近的也有一里地左右, 我们五个在那天天就是喝酒,打扑克,倒也快乐,就当是休息了, 不过意外还是有的 大概是0我们到那的第二天下午,喝了点酒,大家都想睡会儿, 刚刚有点睡意,就听外面的房门被撬得轻响, 哥几个一激灵就坐起来了,小鹏程的刀都抻出来了, 我一想,完了,条子这么快就找上来了,一定是有人“递点”呀! 条子抓人向来是四门落锁的,别想从窗子或是门跑,早有人在那等你哪,于是我就和大家说,:“别动,没有用,赶紧穿衣服吧,别一会冲进来穿不好。刀都扔它吧” 刀扔了谁也不心疼,有的是,也没有像《坏蛋》里说的那样一把刀用到死的,可是衣服可得穿, 大家坐在火炕上七手八脚的穿衣服,没有人说话,都知道接下来会怎能样。 外面的动惊越来越大,衣服 还没穿完,门开了,好像是有两个人进来了, 我强装镇定,点了根烟,不想让警察看自己的笑话 可是人却没有进里屋。在外面的小屋里翻找什么, 我们这屋里静的要死,没人动,也没有人说话 足足有半分钟,那两人也没进来, 我想是在找证据? 没有什么证据呀,刀也都在这屋呀,难道是警察人少怕了? 呵呵,好像是不会,抓人警察不会来的少的 于是我就从火炕上下来,一手拿烟,一手把门打开, 我原想让警察看到我两只手都没有东西就没有危险,可是开门以后我就后悔了 警察没有, 有两个中年男子,在那东翻西找,看我开门出来,明显他们一愣 我明白了,于是气得大喊一声:“操你M,敢上这偷东西!” 屋里人一听不对,赶紧找刀,有的先往出跑 不过那两个家伙比我们反应快多了,一扭头就跑 追也没追上,哥几个一顿骂呀! 这叫什么事!一群混混被两个小贼给耍了!还吓得没敢动! 打人的事很快就结束了,那几个韩国人也承认是找小姐去了,钱也没被抢,大哥又花了点钱, 一切OK了, 不过警察不找,自然有人来给他们出头, 而且也让我明白了为什么当他们从认总会出来时说在哈市没有人敢和他们玩这 我们在一家旅馆住了一宿,吃了顿饭,帮忙那几个哥们就先走了,省下我们五个人也不知道应该上哪,就给大哥打了个电话。 从大哥很轻松的话里我们知道了那几个家伙真是外国人,呵呵,还挺牛的外国人。他们报了案,不过是的说打架了, 报的是抢劫。 “这外国人就是聪明呀,”一个叫鹏程的小弟说。“这不是报假案吗?还有没有王法了” 呵呵,我也觉得他们很聪明。要是和公安说挨打了,也找不出有力的证据是我们干的,而且公安也不会太卖力的查,要是说是抢劫就不一样了,那是大案,一定得有个结果的。 不过这和有没有王法是无关的,我们作的事好像也不合法,只是合理罢了,我当时就那么想。 果然,三处的人一早就到夜总会去了, 胜男给我打传呼留言让我们别回来,后来大哥又给我们找了个住的地儿,让我们先躲一阵子。 那是在市效的一处平房破破烂烂的,很大,只是很安全,附近基本没有人家,最近的也有一里地左右, 我们五个在那天天就是喝酒,打扑克,倒也快乐,就当是休息了, 不过意外还是有的 大概是0我们到那的第二天下午,喝了点酒,大家都想睡会儿, 刚刚有点睡意,就听外面的房门被撬得轻响, 哥几个一激灵就坐起来了,小鹏程的刀都抻出来了, 我一想,完了,条子这么快就找上来了,一定是有人“递点”呀! 条子抓人向来是四门落锁的,别想从窗子或是门跑,早有人在那等你哪,于是我就和大家说,:“别动,没有用,赶紧穿衣服吧,别一会冲进来穿不好。刀都扔它吧” 刀扔了谁也不心疼,有的是,也没有像《坏蛋》里说的那样一把刀用到死的,可是衣服可得穿, 大家坐在火炕上七手八脚的穿衣服,没有人说话,都知道接下来会怎能样。 外面的动惊越来越大,衣服 还没穿完,门开了,好像是有两个人进来了, 我强装镇定,点了根烟,不想让警察看自己的笑话 可是人却没有进里屋。在外面的小屋里翻找什么, 我们这屋里静的要死,没人动,也没有人说话 足足有半分钟,那两人也没进来, 我想是在找证据? 没有什么证据呀,刀也都在这屋呀,难道是警察人少怕了? 呵呵,好像是不会,抓人警察不会来的少的 于是我就从火炕上下来,一手拿烟,一手把门打开, 我原想让警察看到我两只手都没有东西就没有危险,可是开门以后我就后悔了 警察没有, 有两个中年男子,在那东翻西找,看我开门出来,明显他们一愣 我明白了,于是气得大喊一声:“操你M,敢上这偷东西!” 屋里人一听不对,赶紧找刀,有的先往出跑 不过那两个家伙比我们反应快多了,一扭头就跑 追也没追上,哥几个一顿骂呀! 这叫什么事!一群混混被两个小贼给耍了!还吓得没敢动! 打人的事很快就结束了,那几个韩国人也承认是找小姐去了,钱也没被抢,大哥又花了点钱, 一切OK了, 不过警察不找,自然有人来给他们出头, 而且也让我明白了为什么当他们从认总会出来时说在哈市没有人敢和他们玩这 了,省下我们五个人也不知道应该上哪,就给大哥打了个电话。 从大哥很轻松的话里我们知道了那几个家伙真是外国人,呵呵,还挺牛的外国人。他们报了案,不过是的说打架了, 报的是抢劫。 “这外国人就是聪明呀,”一个叫鹏程的小弟说。“这不是报假案吗?还有没有王法了” 呵呵,我也觉得他们很聪明。要是和公安说挨打了,也找不出有力的证据是我们干的,而且公安也不会太卖力的查,要是说是抢劫就不一样了,那是大案,一定得有个结果的。 不过这和有没有王法是无关的,我们作的事好像也不合法,只是合理罢了,我当时就那么想。 果然,三处的人一早就到夜总会去了, 胜男给我打传呼留言让我们别回来,后来大哥又给我们找了个住的地儿,让我们先躲一阵子。 那是在市效的一处平房破破烂烂的,很大,只是很安全,附近基本没有人家,最近的也有一里地左右, 我们五个在那天天就是喝酒,打扑克,倒也快乐,就当是休息了, 不过意外还是有的 大概是0我们到那的第二天下午,喝了点酒,大家都想睡会儿, 刚刚有点睡意,就听外面的房门被撬得轻响, 哥几个一激灵就坐起来了,小鹏程的刀都抻出来了, 我一想,完了,条子这么快就找上来了,一定是有人“递点”呀! 条子抓人向来是四门落锁的,别想从窗子或是门 .................................................................................. ........................................................................................................................................................................................................................................................ . 秋冬季节,我喜欢到附近的田野里健走 我们在一家旅馆住了一宿,吃了顿饭,帮忙那几个哥们就先走 1996年年初,我跟的大哥-----刚哥开了一个夜总会,那会儿都叫这名。 位置很不错,就在H站前L铁宾馆楼下,门面虽然小点,可生意很好。过路的,等车的,有的外地人知道站前最乱,偏要上这来,以为这的姑娘最好,(那会时兴俄罗斯妞) 天天晚上都是暴满,钱是赚了,安全也最主要呀,这谁都明白。 大哥开始和S花江街派出所搞关系,和N处(刑警大队)交朋友,夜总会就交给我们几个看着。 说是看着,其实就是每晚在那玩,吃住都不能离开,以防有事发生 大家倒也高兴这样,呵呵,有吃有住,还有姑娘陪,多好呀。 不过自在的日子总长不了。 也不记得是几月几号的一个晚上,店里来了几个韩国人,有个翻译领着,进门就要姑娘, 找了几个都没选中,那个狗翻译说他主子要外国娘们,我们那可是没有,急得那个叫胜男的前台经理跟嗑了药似的,客人来了没玩就走了让大哥知道了可不是好解释的呀。 于是胜男想了个歪招,他叫来服务生:“去到对面借几个黄头发的姑娘来” 服务生飞奔而出,不一会从对面天Z宾馆领来三个金发妞,那边和我们大哥有些关系,什么都好说 胜男把这三个和家里的一个二毛子(混血)一起领到那几个韩国人跟前, “大哥,这可是新鲜货,我可是花钱从别人家找来的” 说完一摆手,几个姑娘就坐下了 屋里灯很暗的你知道吗,可是再暗也能看清楚人呀,没多久人家就不干了 “CNM的,毛上刷点色就是外国人呀!” “和我开玩?”(骗人的意思) “叫老板过来!” 喊声四起 就是他们不叫胜男也得过去了,本来也没指望能混过去,再说屋里还有别的客人呢 “咋 地了?喊啥呀?”胜男一脸的无辜 “装你妈X!”随着喊声一个啤酒瓶子飞了过来 胜男本能的一缩头,瓶子砸在地上 “啪”,这一声响招出了在里面角落里喝洒的几个弟兄,一个个都跳了出来,手里都拎着家伙。 刚哥发过话:要是有人到家里来闹,往死里给我打! 有这垫底兄弟们就要往上冲,那几个韩国人也不示弱,操起瓶子就要开打 胜男赶紧拦住:“别打,没事!” 他转过来对那几个人说:“哥们,我可跟你们说过了,这几个姑娘是我花钱从别人家给你们找的,不满意你找他们去,和我们无关” 所有人都认为胜男还是很讲理的,可我却忍不住乐了出来 这就是明摆着玩他们呢吗! 反正这、种事我们也不是第一回干了,轻车熟路 可那几个韩国人可是好一会儿才反过劲来,说什么也不给钱算帐 胜男也解决不了 也不能扣人一辈子呀 有人给大哥打了个电话 大哥回的很简单:“不给就不要了,照着帐单上的价跟他们玩!” 胜男把话传给我,我明白大哥的意思,领着屋里的弟兄先走了 我们一共五个人,他们也五个人,要是真的打起来我心不托底,、于是从附近的游戏厅找来几个帮手,大家都很熟的,互有“帮助”吗 我们躲到大街对面,看那几个外国人出来了还在骂骂咧咧 “给你XX的钱!就不给你又咋地!” “在H还没有人敢和我装X!” 我心一阵轻笑:“一会儿你要是还能这么说你他M的是英雄” 那几个人转过S花江街,到下一道街的一个烤肉店里坐下了,开始大吃大喝。 我们一行十一人就坐在烤肉店的对面大道边上等。 那时好像雪还没化干净,月亮一照还很亮很亮, 十多个烟头就像鬼火一样在那一闪一闪。 两个多小时后,他们出来时,我们这十几个人已经都要气疯了 你妈的,你们吃喝要老子在外面等!不打死你解不了老子的心中气呀! 但是没有人说出来而已。 以后的事我只记得的是: 在那几个韩国人出来后,我只是把手中的烟头向天上一弹,在那道美丽的线还没有画完落地前,兄弟们的刀就抻了出来,紧接着人就像电一样射向那几个韩国人 起初还有人反抗,可是两刀下去就省下叫饶了, 还有要跑没跑了的(离派出所很近,不能让他们跑了) 大概也就是四五分钟的事,几个人都躺下了,那个翻译是脸朝下爬着,都瞅他来气,象他M的汉奸,所以他挨的也最多, 现在是动也动不了了 不过这一切我们是无心欣赏的,完事立马跑人! 刀也都扔了,人也没回、夜总会,。。。 一惯是这样,不过这次是对了 没过多久,就听见警笛声四起。。。。。。 我们在一家旅馆住了一宿,吃了顿饭,帮忙那几个哥们就先走了,省下我们五个人也不知道应该上哪,就给大哥打了个电话。 从大哥很轻松的话里我们知道了那几个家伙真是外国人,呵呵,还挺牛的外国人。他们报了案,不过是的说打架了, 报的是抢劫。 “这外国人就是聪明呀,”一个叫鹏程的小弟说。“这不是报假案吗?还有没有王法了” 呵呵,我也觉得他们很聪明。要是和公安说挨打了,也找不出有力的证据是我们干的,而且公安也不会太卖力的查,要是说是抢劫就不一样了,那是大案,一定得有个结果的。 不过这和有没有王法是无关的,我们作的事好像也不合法,只是合理罢了,我当时就那么想。 果然,三处的人一早就到夜总会去了, 胜男给我打传呼留言让我们别回来,后来大哥又给我们找了个住的地儿,让我们先躲一阵子。 那是在市效的一处平房破破烂烂的,很大,只是很安全,附近基本没有人家,最近的也有一里地左右, 我们五个在那天天就是喝酒,打扑克,倒也快乐,就当是休息了, 不过意外还是有的 大概是0我们到那的第二天下午,喝了点酒,大家都想睡会儿, 刚刚有点睡意,就听外面的房门被撬得轻响, 哥几个一激灵就坐起来了,小鹏程的刀都抻出来了, 我一想,完了,条子这么快就找上来了,一定是有人“递点”呀! 条子抓人向来是四门落锁的,别想从窗子或是门跑,早有人在那等你哪,于是我就和大家说,:“别动,没有用,赶紧穿衣服吧,别一会冲进来穿不好。刀都扔它吧” 刀扔了谁也不心疼,有的是,也没有像《坏蛋》里说的那样一把刀用到死的,可是衣服可得穿, 大家坐在火炕上七手八脚的穿衣服,没有人说话,都知道接下来会怎能样。 外面的动惊越来越大,衣服 还没穿完,门开了,好像是有两个人进来了, 我强装镇定,点了根烟,不想让警察看自己的笑话 可是人却没有进里屋。在外面的小屋里翻找什么, 我们这屋里静的要死,没人动,也没有人说话 足足有半分钟,那两人也没进来, 我想是在找证据? 没有什么证据呀,刀也都在这屋呀,难道是警察人少怕了? 呵呵,好像是不会,抓人警察不会来的少的 于是我就从火炕上下来,一手拿烟,一手把门打开, 我原想让警察看到我两只手都没有东西就没有危险,可是开门以后我就后悔了 警察没有, 有两个中年男子,在那东翻西找,看我开门出来,明显他们一愣 我明白了,于是气得大喊一声:“操你M,敢上这偷东西!” 屋里人一听不对,赶紧找刀,有的先往出跑 不过那两个家伙比我们反应快多了,一扭头就跑 追也没追上,哥几个一顿骂呀! 这叫什么事!一群混混被两个小贼给耍了!还吓得没敢动! 打人的事很快就结束了,那几个韩国人也承认是找小姐去了,钱也没被抢,大哥又花了点钱, 一切OK了, 不过警察不找,自然有人来给他们出头, 而且也让我明白了为什么当他们从认总会出来时说在哈市没有人敢和他们玩这 我们在一家旅馆住了一宿,吃了顿饭,帮忙那几个哥们就先走了,省下我们五个人也不知道应该上哪,就给大哥打了个电话。 从大哥很轻松的话里我们知道了那几个家伙真是外国人,呵呵,还挺牛的外国人。他们报了案,不过是的说打架了, 报的是抢劫。 “这外国人就是聪明呀,”一个叫鹏程的小弟说。“这不是报假案吗?还有没有王法了” 呵呵,我也觉得他们很聪明。要是和公安说挨打了,也找不出有力的证据是我们干的,而且公安也不会太卖力的查,要是说是抢劫就不一样了,那是大案,一定得有个结果的。 不过这和有没有王法是无关的,我们作的事好像也不合法,只是合理罢了,我当时就那么想。 果然,三处的人一早就到夜总会去了, 胜男给我打传呼留言让我们别回来,后来大哥又给我们找了个住的地儿,让我们先躲一阵子。 那是在市效的一处平房破破烂烂的,很大,只是很安全,附近基本没有人家,最近的也有一里地左右, 我们五个在那天天就是喝酒,打扑克,倒也快乐,就当是休息了, 不过意外还是有的 大概是0我们到那的第二天下午,喝了点酒,大家都想睡会儿, 刚刚有点睡意,就听外面的房门被撬得轻响, 哥几个一激灵就坐起来了,小鹏程的刀都抻出来了, 我一想,完了,条子这么快就找上来了,一定是有人“递点”呀! 条子抓人向来是四门落锁的,别想从窗子或是门跑,早有人在那等你哪,于是我就和大家说,:“别动,没有用,赶紧穿衣服吧,别一会冲进来穿不好。刀都扔它吧” 刀扔了谁也不心疼,有的是,也没有像《坏蛋》里说的那样一把刀用到死的,可是衣服可得穿, 大家坐在火炕上七手八脚的穿衣服,没有人说话,都知道接下来会怎能样。 外面的动惊越来越大,衣服 还没穿完,门开了,好像是有两个人进来了, 我强装镇定,点了根烟,不想让警察看自己的笑话 可是人却没有进里屋。在外面的小屋里翻找什么, 我们这屋里静的要死,没人动,也没有人说话 足足有半分钟,那两人也没进来, 我想是在找证据? 没有什么证据呀,刀也都在这屋呀,难道是警察人少怕了? 呵呵,好像是不会,抓人警察不会来的少的 于是我就从火炕上下来,一手拿烟,一手把门打开, 我原想让警察看到我两只手都没有东西就没有危险,可是开门以后我就后悔了 警察没有, 有两个中年男子,在那东翻西找,看我开门出来,明显他们一愣 我明白了,于是气得大喊一声:“操你M,敢上这偷东西!” 屋里人一听不对,赶紧找刀,有的先往出跑 不过那两个家伙比我们反应快多了,一扭头就跑 追也没追上,哥几个一顿骂呀! 这叫什么事!一群混混被两个小贼给耍了!还吓得没敢动! 打人的事很快就结束了,那几个韩国人也承认是找小姐去了,钱也没被抢,大哥又花了点钱, 一切OK了, 不过警察不找,自然有人来给他们出头, 而且也让我明白了为什么当他们从认总会出来时说在哈市没有人敢和他们玩这 了,省下我们五个人也不知道应该上哪,就给大哥打了个电话。 从大哥很轻松的话里我们知道了那几个家伙真是外国人,呵呵,还挺牛的外国人。他们报了案,不过是的说打架了, 报的是抢劫。 “这外国人就是聪明呀,”一个叫鹏程的小弟说。“这不是报假案吗?还有没有王法了” 呵呵,我也觉得他们很聪明。要是和公安说挨打了,也找不出有力的证据是我们干的,而且公安也不会太卖力的查,要是说是抢劫就不一样了,那是大案,一定得有个结果的。 不过这和有没有王法是无关的,我们作的事好像也不合法,只是合理罢了,我当时就那么想。 果然,三处的人一早就到夜总会去了, 胜男给我打传呼留言让我们别回来,后来大哥又给我们找了个住的地儿,让我们先躲一阵子。 那是在市效的一处平房破破烂烂的,很大,只是很安全,附近基本没有人家,最近的也有一里地左右, 我们五个在那天天就是喝酒,打扑克,倒也快乐,就当是休息了, 不过意外还是有的 大概是0我们到那的第二天下午,喝了点酒,大家都想睡会儿, 刚刚有点睡意,就听外面的房门被撬得轻响, 哥几个一激灵就坐起来了,小鹏程的刀都抻出来了, 我一想,完了,条子这么快就找上来了,一定是有人“递点”呀! 条子抓人向来是四门落锁的,别想从窗子或是门 ................................................................安。。。。。。。。。。。。。。。。。。。。。。。。........................................................................................................................................................................................................................................................................................................................................................................................................................................................................................................................................................................................................................................。。。。。。。。。。。。。。。。。全。。。。。。。。。。。。。。。 “大多数人的最大利益”是用来欺骗人类的最荒谬的口号之一。 1964年12月,我们小分队在滇西北找矿。小分队一共8人,其中4名警战士每人配备一支冲锋枪。一天,出发前,一位纳西族老乡搭我们的车去维西。那天路上积雪很大,雪下的路面坑洼不平,车子行驶一段就会被雪坞住。我们不得不经常下来推车。就在我们又一次下车推车的时候,一群褐黄色的东西慢慢向我们靠近。我们正惊疑、猜测时,纳西族老乡急喊:“快、快赶紧上车,是一群狼。”司机小王赶紧发动车,加大油门……但是很不幸,车轮只是在原地空转,根本无法前进。这时狼群已靠近汽车……大家看得清清楚楚——8只狼,个个都象小牛犊似的,肚子吊得老高。战士小吴抄起冲锋枪,纳西族老乡一手夺下小吴的抢。比较沉着地高声道:“不能开枪,枪一响,它们或钻到车底下或钻进树林,狼群会把车胎咬坏,把我们围起来,然后狼会嚎叫召集来更多的狼和我们拼命。”他接着说:“狼饿疯了,它们是在找吃的,车上可有吃的?”我们几乎同声回答:“有。”“那就扔下去给它们吃。”老乡像是下达命令。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当时脑子里一片空白,除了紧张,大脑似乎已经不会思考问题。听老乡这样说,我们毫不犹豫,七手八脚把从丽江买的腊肉、火腿还有十分珍贵的鹿子干巴往下丢了一部分。狼群眼都红了,兴奋地大吼着扑向食物,大口的撕咬吞咽着,刚丢下去的东西一眨眼就被吃光了。老乡继续命令道:“再丢下去一些!”第二批大约50斤肉品又飞出了后车门,也就一袋烟的工夫,又被8只狼分食的干干净净。吃完后8只狼整齐地坐下,盯着后车门。这时,我们几人各个屏气息声,紧张的手心里都是冷汗,甚至能够清晰的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我们不知道能有什么办法令我们从狼群中突围出去。看到这样的情形,老乡又发话道:“还有吗?一点不留地丢下,想保命就别心疼这些东西了!”此时,除了紧张、害怕还有羞愤……!作为战士,我们是有责任保护好这些物资的,哪怕牺牲自己。但是现实情况是我们的车被坞到雪地里出不来,只能被困在车里。我们的子弹是极有限的,一旦有狼群被召唤来,我们会更加束手无策。我们几人相互看了一眼,迟疑片刻,谁也没有说什么,忍痛将车上所有的肉品,还有十几包饼干全都甩下车去!8只狼又是一顿大嚼。吃完了肉,它们还试探性的嗅了嗅那十几包饼干,但没有吃。这时我清楚地看到狼的肚子已经滚圆,先前暴戾凶恶的目光变得温顺。其中一只狼围着汽车转了两圈,其余7只狼没动。片刻,那只狼带着狼群朝树林钻去......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不一会儿,8只狼钻出松林,嘴里叼着树枝,分别放到汽车两个后轮下面。我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些狼的意思是想用树枝帮我们垫起轮胎,让我们的车开出雪窝。我激动地大笑起来……哈……哈……刚笑了两声,另外一个战士忙用手捂住了我的嘴,他怕这突兀的笑声惊毛了狼。接着,8只狼一齐钻到车底,但见汽车两侧积雪飞扬。我眼里滚动着泪花,大呼小王:“狼帮我们扒雪呢,赶快发动车,”车启动了,但是没走两步,又打滑了。狼再次重复刚才的动作:“先往车轮下垫树枝,然后扒雪……”。就这样,每重复一次,汽车就前进一段,大约重复了十来次。最后一次,汽车顺利地向前行了一里多地,接近了山顶。再向前就是下坡路了。这时,8只狼在车后一字排开坐着,其中一只比其他7只狼稍稍向前。老乡说:“靠前面的那只是头狼,主意都是他出的。”我们激动极了,一起给狼鼓掌,并用力地向它们挥手致意。但是这8只可爱的狼对我们的举动并没有什么反应,只是定定地望了望我们,然后,头狼在前,其余随后,缓缓朝山上走去,消失在松林中......看完不忍思考:连凶猛的狼都懂得报恩,我们是否应该反思自身?自诩为“万物灵长”的人类,我们是不是应当让这个世界充满爱? 1964年12月,我们小分队在滇西北找矿。小分队一共8人,其中4名 这句口号没有具体明确的意义。我们根本无法从善意的角度来对它加以解释,它只能用来为那些最邪恶的行为狡辩。 1964年12月,我们小分队在滇西北找矿。小分队一共8人,其中4名警战士每人配备一支冲锋枪。一天,出发前,一位纳西族老乡搭我们的车去维西。那天路上积雪很大,雪下的路面坑洼不平,车子行驶一段就会被雪坞住。我们不得不经常下来推车。就在我们又一次下车推车的时候,一群褐黄色的东西慢慢向我们靠近。我们正惊疑、猜测时,纳西族老乡急喊:“快、快赶紧上车,是一群狼。”司机小王赶紧发动车,加大油门……但是很不幸,车轮只是在原地空转,根本无法前进。这时狼群已靠近汽车……大家看得清清楚楚——8只狼,个个都象小牛犊似的,肚子吊得老高。战士小吴抄起冲锋枪,纳西族老乡一手夺下小吴的抢。比较沉着地高声道:“不能开枪,枪一响,它们或钻到车底下或钻进树林,狼群会把车胎咬坏,把我们围起来,然后狼会嚎叫召集来更多的狼和我们拼命。”他接着说:“狼饿疯了,它们是在找吃的,车上可有吃的?”我们几乎同声回答:“有。”“那就扔下去给它们吃。”老乡像是下达命令。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当时脑子里一片空白,除了紧张,大脑似乎已经不会思考问题。听老乡这样说,我们毫不犹豫,七手八脚把从丽江买的腊肉、火腿还有十分珍贵的鹿子干巴往下丢了一部分。狼群眼都红了,兴奋地大吼着扑向食物,大口的撕咬吞咽着,刚丢下去的东西一眨眼就被吃光了。老乡继续命令道:“再丢下去一些!”第二批大约50斤肉品又飞出了后车门,也就一袋烟的工夫,又被8只狼分食的干干净净。吃完后8只狼整齐地坐下,盯着后车门。这时,我们几人各个屏气息声,紧张的手心里都是冷汗,甚至能够清晰的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我们不知道能有什么办法令我们从狼群中突围出去。看到这样的情形,老乡又发话道:“还有吗?一点不留地丢下,想保命就别心疼这些东西了!”此时,除了紧张、害怕还有羞愤……!作为战士,我们是有责任保护好这些物资的,哪怕牺牲自己。但是现实情况是我们的车被坞到雪地里出不来,只能被困在车里。我们的子弹是极有限的,一旦有狼群被召唤来,我们会更加束手无策。我们几人相互看了一眼,迟疑片刻,谁也没有说什么,忍痛将车上所有的肉品,还有十几包饼干全都甩下车去!8只狼又是一顿大嚼。吃完了肉,它们还试探性的嗅了嗅那十几包饼干,但没有吃。这时我清楚地看到狼的肚子已经滚圆,先前暴戾凶恶的目光变得温顺。其中一只狼围着汽车转了两圈,其余7只狼没动。片刻,那只狼带着狼群朝树林钻去......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不一会儿,8只狼钻出松林,嘴里叼着树枝,分别放到汽车两个后轮下面。我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些狼的意思是想用树枝帮我们垫起轮胎,让我们的车开出雪窝。我激动地大笑起来……哈……哈……刚笑了两声,另外一个战士忙用手捂住了我的嘴,他怕这突兀的笑声惊毛了狼。接着,8只狼一齐钻到车底,但见汽车两侧积雪飞扬。我眼里滚动着泪花,大呼小王:“狼帮我们扒雪呢,赶快发动车,”车启动了,但是没走两步,又打滑了。狼再次重复刚才的动作:“先往车轮下垫树枝,然后扒雪……”。就这样,每重复一次,汽车就前进一段,大约重复了十来次。最后一次,汽车顺利地向前行了一里多地,接近了山顶。再向前就是下坡路了。这时,8只狼在车后一字排开坐着,其中一只比其他7只狼稍稍向前。老乡说:“靠前面的那只是头狼,主意都是他出的。”我们激动极了,一起给狼鼓掌,并用力地向它们挥手致意。但是这8只可爱的狼对我们的举动并没有什么反应,只是定定地望了望我们,然后,头狼在前,其余随后,缓缓朝山上走去,消失在松林中......看完不忍思考:连凶猛的狼都懂得报恩,我们是否应该反思自身?自诩为“万物灵长”的人类,我们是不是应当让这个世界充满爱? 1964年12月,我们小分队在滇西北找矿。小分队一共8人,其中4名 这句口号里的“利益”应该如何定义?无法定义,只能说是有利于最多数人的东西。那么,在具体的情况下,谁来决定什么是大多数人的利益呢?还用问吗?当然是大多数人。 保护好你的腰椎 ▼ ▲点击图片或二维码▲ 如果你认为这是道德的,那么你一定也会赞同下面的这些例子,它们正是上面那句口号在现实中的具体运用:百分之五十一的人奴役了另外百分之四十九的人;十个人中,有九个饥饿的人以另外一个伙伴的肉为食;一群残忍的匪徒杀害了一个他们认为对他们造成威胁的人。 德国有七千万德国人和六十万犹太人。大多数人(德国人)都支持他们的纳粹政府,政府告诉他们,只有消灭少数人(犹太人)并且掠夺他们的财产,大多数人的最大利益才可能得到保障。这就是那句荒唐的口号在现实生活中制造的恐怖结果。 1964年12月,我们小分队在滇西北找矿。小分队一共8人,其中4名警战士每人配备一支冲锋枪。一天,出发前,一位纳西族老乡搭我们的车去维西。那天路上积雪很大,雪下的路面坑洼不平,车子行驶一段就会被雪坞住。我们不得不经常下来推车。就在我们又一次下车推车的时候,一群褐黄色的东西慢慢向我们靠近。我们正惊疑、猜测时,纳西族老乡急喊:“快、快赶紧上车,是一群狼。”司机小王赶紧发动车,加大油门……但是很不幸,车轮只是在原地空转,根本无法前进。这时狼群已靠近汽车……大家看得清清楚楚——8只狼,个个都象小牛犊似的,肚子吊得老高。战士小吴抄起冲锋枪,纳西族老乡一手夺下小吴的抢。比较沉着地高声道:“不能开枪,枪一响,它们或钻到车底下或钻进树林,狼群会把车胎咬坏,把我们围起来,然后狼会嚎叫召集来更多的狼和我们拼命。”他接着说:“狼饿疯了,它们是在找吃的,车上可有吃的?”我们几乎同声回答:“有。”“那就扔下去给它们吃。”老乡像是下达命令。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当时脑子里一片空白,除了紧张,大脑似乎已经不会思考问题。听老乡这样说,我们毫不犹豫,七手八脚把从丽江买的腊肉、火腿还有十分珍贵的鹿子干巴往下丢了一部分。狼群眼都红了,兴奋地大吼着扑向食物,大口的撕咬吞咽着,刚丢下去的东西一眨眼就被吃光了。老乡继续命令道:“再丢下去一些!”第二批大约50斤肉品又飞出了后车门,也就一袋烟的工夫,又被8只狼分食的干干净净。吃完后8只狼整齐地坐下,盯着后车门。这时,我们几人各个屏气息声,紧张的手心里都是冷汗,甚至能够清晰的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我们不知道能有什么办法令我们从狼群中突围出去。看到这样的情形,老乡又发话道:“还有吗?一点不留地丢下,想保命就别心疼这些东西了!”此时,除了紧张、害怕还有羞愤……!作为战士,我们是有责任保护好这些物资的,哪怕牺牲自己。但是现实情况是我们的车被坞到雪地里出不来,只能被困在车里。我们的子弹是极有限的,一旦有狼群被召唤来,我们会更加束手无策。我们几人相互看了一眼,迟疑片刻,谁也没有说什么,忍痛将车上所有的肉品,还有十几包饼干全都甩下车去!8只狼又是一顿大嚼。吃完了肉,它们还试探性的嗅了嗅那十几包饼干,但没有吃。这时我清楚地看到狼的肚子已经滚圆,先前暴戾凶恶的目光变得温顺。其中一只狼围着汽车转了两圈,其余7只狼没动。片刻,那只狼带着狼群朝树林钻去......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不一会儿,8只狼钻出松林,嘴里叼着树枝,分别放到汽车两个后轮下面。我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些狼的意思是想用树枝帮我们垫起轮胎,让我们的车开出雪窝。我激动地大笑起来……哈……哈……刚笑了两声,另外一个战士忙用手捂住了我的嘴,他怕这突兀的笑声惊毛了狼。接着,8只狼一齐钻到车底,但见汽车两侧积雪飞扬。我眼里滚动着泪花,大呼小王:“狼帮我们扒雪呢,赶快发动车,”车启动了,但是没走两步,又打滑了。狼再次重复刚才的动作:“先往车轮下垫树枝,然后扒雪……”。就这样,每重复一次,汽车就前进一段,大约重复了十来次。最后一次,汽车顺利地向前行了一里多地,接近了山顶。再向前就是下坡路了。这时,8只狼在车后一字排开坐着,其中一只比其他7只狼稍稍向前。老乡说:“靠前面的那只是头狼,主意都是他出的。”我们激动极了,一起给狼鼓掌,并用力地向它们挥手致意。但是这8只可爱的狼对我们的举动并没有什么反应,只是定定地望了望我们,然后,头狼在前,其余随后,缓缓朝山上走去,消失在松林中......看完不忍思考:连凶猛的狼都懂得报恩,我们是否应该反思自身?自诩为“万物灵长”的人类,我们是不是应当让这个世界充满爱? 1964年12月,我们小分队在滇西北找矿。小分队一共8人,其中4名 但是,你可能会说,在上述的例子中,大多数人并没有得到什么真正的利益。对,他们没有得到任何利益,因为“利益”不是靠数字决定的,也不能通过什么人为了别人所作的牺牲获得。 ▲点击图片或二维码▲ 1964年12月,我们小分队在滇西北找矿。小分队一共8人,其中4名警战士每人配备一支冲锋枪。一天,出发前,一位纳西族老乡搭我们的车去维西。那天路上积雪很大,雪下的路面坑洼不平,车子行驶一段就会被雪坞住。我们不得不经常下来推车。就在我们又一次下车推车的时候,一群褐黄色的东西慢慢向我们靠近。我们正惊疑、猜测时,纳西族老乡急喊:“快、快赶紧上车,是一群狼。”司机小王赶紧发动车,加大油门……但是很不幸,车轮只是在原地空转,根本无法前进。这时狼群已靠近汽车……大家看得清清楚楚——8只狼,个个都象小牛犊似的,肚子吊得老高。战士小吴抄起冲锋枪,纳西族老乡一手夺下小吴的抢。比较沉着地高声道:“不能开枪,枪一响,它们或钻到车底下或钻进树林,狼群会把车胎咬坏,把我们围起来,然后狼会嚎叫召集来更多的狼和我们拼命。”他接着说:“狼饿疯了,它们是在找吃的,车上可有吃的?”我们几乎同声回答:“有。”“那就扔下去给它们吃。”老乡像是下达命令。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当时脑子里一片空白,除了紧张,大脑似乎已经不会思考问题。听老乡这样说,我们毫不犹豫,七手八脚把从丽江买的腊肉、火腿还有十分珍贵的鹿子干巴往下丢了一部分。狼群眼都红了,兴奋地大吼着扑向食物,大口的撕咬吞咽着,刚丢下去的东西一眨眼就被吃光了。老乡继续命令道:“再丢下去一些!”第二批大约50斤肉品又飞出了后车门,也就一袋烟的工夫,又被8只狼分食的干干净净。吃完后8只狼整齐地坐下,盯着后车门。这时,我们几人各个屏气息声,紧张的手心里都是冷汗,甚至能够清晰的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我们不知道能有什么办法令我们从狼群中突围出去。看到这样的情形,老乡又发话道:“还有吗?一点不留地丢下,想保命就别心疼这些东西了!”此时,除了紧张、害怕还有羞愤……!作为战士,我们是有责任保护好这些物资的,哪怕牺牲自己。但是现实情况是我们的车被坞到雪地里出不来,只能被困在车里。我们的子弹是极有限的,一旦有狼群被召唤来,我们会更加束手无策。我们几人相互看了一眼,迟疑片刻,谁也没有说什么,忍痛将车上所有的肉品,还有十几包饼干全都甩下车去!8只狼又是一顿大嚼。吃完了肉,它们还试探性的嗅了嗅那十几包饼干,但没有吃。这时我清楚地看到狼的肚子已经滚圆,先前暴戾凶恶的目光变得温顺。其中一只狼围着汽车转了两圈,其余7只狼没动。片刻,那只狼带着狼群朝树林钻去......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不一会儿,8只狼钻出松林,嘴里叼着树枝,分别放到汽车两个后轮下面。我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些狼的意思是想用树枝帮我们垫起轮胎,让我们的车开出雪窝。我激动地大笑起来……哈……哈……刚笑了两声,另外一个战士忙用手捂住了我的嘴,他怕这突兀的笑声惊毛了狼。接着,8只狼一齐钻到车底,但见汽车两侧积雪飞扬。我眼里滚动着泪花,大呼小王:“狼帮我们扒雪呢,赶快发动车,”车启动了,但是没走两步,又打滑了。狼再次重复刚才的动作:“先往车轮下垫树枝,然后扒雪……”。就这样,每重复一次,汽车就前进一段,大约重复了十来次。最后一次,汽车顺利地向前行了一里多地,接近了山顶。再向前就是下坡路了。这时,8只狼在车后一字排开坐着,其中一只比其他7只狼稍稍向前。老乡说:“靠前面的那只是头狼,主意都是他出的。”我们激动极了,一起给狼鼓掌,并用力地向它们挥手致意。但是这8只可爱的狼对我们的举动并没有什么反应,只是定定地望了望我们,然后,头狼在前,其余随后,缓缓朝山上走去,消失在松林中......看完不忍思考:连凶猛的狼都懂得报恩,我们是否应该反思自身?自诩为“万物灵长”的人类,我们是不是应当让这个世界充满爱? 1964年12月,我们小分队在滇西北找矿。小分队一共8人,其中4名 头脑简单的人相信,上面的那句口号包含着某种高尚的意义,它告诉人们,为了大多数人的利益他们应该牺牲自己。如果是这样,大多数的人会不会也高尚一次,愿意为那些邪恶的少数人作点牺牲?不会?那么,为什么那些少数人就一定要为那些邪恶的多数人牺牲自己呢? 1964年12月,我们小分队在滇西北找矿。小分队一共8人,其中4名警战士每人配备一支冲锋枪。一天,出发前,一位纳西族老乡搭我们的车去维西。那天路上积雪很大,雪下的路面坑洼不平,车子行驶一段就会被雪坞住。我们不得不经常下来推车。就在我们又一次下车推车的时候,一群褐黄色的东西慢慢向我们靠近。我们正惊疑、猜测时,纳西族老乡急喊:“快、快赶紧上车,是一群狼。”司机小王赶紧发动车,加大油门……但是很不幸,车轮只是在原地空转,根本无法前进。这时狼群已靠近汽车……大家看得清清楚楚——8只狼,个个都象小牛犊似的,肚子吊得老高。战士小吴抄起冲锋枪,纳西族老乡一手夺下小吴的抢。比较沉着地高声道:“不能开枪,枪一响,它们或钻到车底下或钻进树林,狼群会把车胎咬坏,把我们围起来,然后狼会嚎叫召集来更多的狼和我们拼命。”他接着说:“狼饿疯了,它们是在找吃的,车上可有吃的?”我们几乎同声回答:“有。”“那就扔下去给它们吃。”老乡像是下达命令。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当时脑子里一片空白,除了紧张,大脑似乎已经不会思考问题。听老乡这样说,我们毫不犹豫,七手八脚把从丽江买的腊肉、火腿还有十分珍贵的鹿子干巴往下丢了一部分。狼群眼都红了,兴奋地大吼着扑向食物,大口的撕咬吞咽着,刚丢下去的东西一眨眼就被吃光了。老乡继续命令道:“再丢下去一些!”第二批大约50斤肉品又飞出了后车门,也就一袋烟的工夫,又被8只狼分食的干干净净。吃完后8只狼整齐地坐下,盯着后车门。这时,我们几人各个屏气息声,紧张的手心里都是冷汗,甚至能够清晰的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我们不知道能有什么办法令我们从狼群中突围出去。看到这样的情形,老乡又发话道:“还有吗?一点不留地丢下,想保命就别心疼这些东西了!”此时,除了紧张、害怕还有羞愤……!作为战士,我们是有责任保护好这些物资的,哪怕牺牲自己。但是现实情况是我们的车被坞到雪地里出不来,只能被困在车里。我们的子弹是极有限的,一旦有狼群被召唤来,我们会更加束手无策。我们几人相互看了一眼,迟疑片刻,谁也没有说什么,忍痛将车上所有的肉品,还有十几包饼干全都甩下车去!8只狼又是一顿大嚼。吃完了肉,它们还试探性的嗅了嗅那十几包饼干,但没有吃。这时我清楚地看到狼的肚子已经滚圆,先前暴戾凶恶的目光变得温顺。其中一只狼围着汽车转了两圈,其余7只狼没动。片刻,那只狼带着狼群朝树林钻去......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不一会儿,8只狼钻出松林,嘴里叼着树枝,分别放到汽车两个后轮下面。我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些狼的意思是想用树枝帮我们垫起轮胎,让我们的车开出雪窝。我激动地大笑起来……哈……哈……刚笑了两声,另外一个战士忙用手捂住了我的嘴,他怕这突兀的笑声惊毛了狼。接着,8只狼一齐钻到车底,但见汽车两侧积雪飞扬。我眼里滚动着泪花,大呼小王:“狼帮我们扒雪呢,赶快发动车,”车启动了,但是没走两步,又打滑了。狼再次重复刚才的动作:“先往车轮下垫树枝,然后扒雪……”。就这样,每重复一次,汽车就前进一段,大约重复了十来次。最后一次,汽车顺利地向前行了一里多地,接近了山顶。再向前就是下坡路了。这时,8只狼在车后一字排开坐着,其中一只比其他7只狼稍稍向前。老乡说:“靠前面的那只是头狼,主意都是他出的。”我们激动极了,一起给狼鼓掌,并用力地向它们挥手致意。但是这8只可爱的狼对我们的举动并没有什么反应,只是定定地望了望我们,然后,头狼在前,其余随后,缓缓朝山上走去,消失在松林中......看完不忍思考:连凶猛的狼都懂得报恩,我们是否应该反思自身?自诩为“万物灵长”的人类,我们是不是应当让这个世界充满爱? 1964年12月,我们小分队在滇西北找矿。小分队一共8人,其中4 头脑简单的人以为,每个高喊上面那句口号的人都会无私地和那些为了大多数人而牺牲自己的少数人站在一起。这怎么可能?那句口号里丝毫没有这种意思。更可能发生的是,他会努力挤进多数人的队伍,开始牺牲他人。那句口号传递给他的真实信息是,他别无选择,抢劫别人或被别人抢劫,击毁别人或被别人击毁。 这句口号的可鄙之处在于,多数人的“利益”一定要以少数人的痛苦为代价,一个人的所得必须依靠另一个人所失。 如果我们赞成集体主义的教义,认为人的存在只是为了他人,那么他享受的每一点快乐(或每一口食物)都是罪恶而不道德的,因为完全可能有另外一个人也想得到他的快乐和食物。根据这样的理论,人们不能吃饭,不能呼吸,不能相爱(所有这一切都是自私的,如果有其他人想要你的妻子怎么办?),人们不可能融洽地生活在一起,最终结果只能是自相残杀。 1964年12月,我们小分队在滇西北找矿。小分队一共8人,其中4名警战士每人配备一支冲锋枪。一天,出发前,一位纳西族老乡搭我们的车去维西。那天路上积雪很大,雪下的路面坑洼不平,车子行驶一段就会被雪坞住。我们不得不经常下来推车。就在我们又一次下车推车的时候,一群褐黄色的东西慢慢向我们靠近。我们正惊疑、猜测时,纳西族老乡急喊:“快、快赶紧上车,是一群狼。”司机小王赶紧发动车,加大油门……但是很不幸,车轮只是在原地空转,根本无法前进。这时狼群已靠近汽车……大家看得清清楚楚——8只狼,个个都象小牛犊似的,肚子吊得老高。战士小吴抄起冲锋枪,纳西族老乡一手夺下小吴的抢。比较沉着地高声道:“不能开枪,枪一响,它们或钻到车底下或钻进树林,狼群会把车胎咬坏,把我们围起来,然后狼会嚎叫召集来更多的狼和我们拼命。”他接着说:“狼饿疯了,它们是在找吃的,车上可有吃的?”我们几乎同声回答:“有。”“那就扔下去给它们吃。”老乡像是下达命令。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当时脑子里一片空白,除了紧张,大脑似乎已经不会思考问题。听老乡这样说,我们毫不犹豫,七手八脚把从丽江买的腊肉、火腿还有十分珍贵的鹿子干巴往下丢了一部分。狼群眼都红了,兴奋地大吼着扑向食物,大口的撕咬吞咽着,刚丢下去的东西一眨眼就被吃光了。老乡继续命令道:“再丢下去一些!”第二批大约50斤肉品又飞出了后车门,也就一袋烟的工夫,又被8只狼分食的干干净净。吃完后8只狼整齐地坐下,盯着后车门。这时,我们几人各个屏气息声,紧张的手心里都是冷汗,甚至能够清晰的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我们不知道能有什么办法令我们从狼群中突围出去。看到这样的情形,老乡又发话道:“还有吗?一点不留地丢下,想保命就别心疼这些东西了!”此时,除了紧张、害怕还有羞愤……!作为战士,我们是有责任保护好这些物资的,哪怕牺牲自己。但是现实情况是我们的车被坞到雪地里出不来,只能被困在车里。我们的子弹是极有限的,一旦有狼群被召唤来,我们会更加束手无策。我们几人相互看了一眼,迟疑片刻,谁也没有说什么,忍痛将车上所有的肉品,还有十几包饼干全都甩下车去!8只狼又是一顿大嚼。吃完了肉,它们还试探性的嗅了嗅那十几包饼干,但没有吃。这时我清楚地看到狼的肚子已经滚圆,先前暴戾凶恶的目光变得温顺。其中一只狼围着汽车转了两圈,其余7只狼没动。片刻,那只狼带着狼群朝树林钻去......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不一会儿,8只狼钻出松林,嘴里叼着树枝,分别放到汽车两个后轮下面。我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些狼的意思是想用树枝帮我们垫起轮胎,让我们的车开出雪窝。我激动地大笑起来……哈……哈……刚笑了两声,另外一个战士忙用手捂住了我的嘴,他怕这突兀的笑声惊毛了狼。接着,8只狼一齐钻到车底,但见汽车两侧积雪飞扬。我眼里滚动着泪花,大呼小王:“狼帮我们扒雪呢,赶快发动车,”车启动了,但是没走两步,又打滑了。狼再次重复刚才的动作:“先往车轮下垫树枝,然后扒雪……”。就这样,每重复一次,汽车就前进一段,大约重复了十来次。最后一次,汽车顺利地向前行了一里多地,接近了山顶。再向前就是下坡路了。这时,8只狼在车后一字排开坐着,其中一只比其他7只狼稍稍向前。老乡说:“靠前面的那只是头狼,主意都是他出的。”我们激动极了,一起给狼鼓掌,并用力地向它们挥手致意。但是这8只可爱的狼对我们的举动并没有什么反应,只是定定地望了望我们,然后,头狼在前,其余随后,缓缓朝山上走去,消失在松林中......看完不忍思考:连凶猛的狼都懂得报恩,我们是否应该反思自身?自诩为“万物灵长”的人类,我们是不是应当让这个世界充满爱? 1964年12月,我们小分队在滇西北找矿。小分队一共8人,其中4名 只有尊重个人的权利,我们才能定义并且得到真正的利益——私人的或是公众的利益。只有当每个人都能为了自己而自由地生活时——不必为了自己而牺牲他人,也不必为了他人而牺牲自己——人们才可能通过自己的努力,根据自己的选择,实现最大的利益。只有把这种个人努力汇合在一起,人们才能实现广泛的社会利益。 不要认为与“大多数人的最大利益”这种提法相反的是“极少数人的最大利益”,我们应该提倡的是:每个人通过自己自由的努力所能得到的最大利益。 折不断且轻如纸片,日本老花镜 ▼ ▲点击图片查看▲ 1964年12月,我们小分队在滇西北找矿。小分队一共8人,其中4名警战士每人配备一支冲锋枪。一天,出发前,一位纳西族老乡搭我们的车去维西。那天路上积雪很大,雪下的路面坑洼不平,车子行驶一段就会被雪坞住。我们不得不经常下来推车。就在我们又一次下车推车的时候,一群褐黄色的东西慢慢向我们靠近。我们正惊疑、猜测时,纳西族老乡急喊:“快、快赶紧上车,是一群狼。”司机小王赶紧发动车,加大油门……但是很不幸,车轮只是在原地空转,根本无法前进。这时狼群已靠近汽车……大家看得清清楚楚——8只狼,个个都象小牛犊似的,肚子吊得老高。战士小吴抄起冲锋枪,纳西族老乡一手夺下小吴的抢。比较沉着地高声道:“不能开枪,枪一响,它们或钻到车底下或钻进树林,狼群会把车胎咬坏,把我们围起来,然后狼会嚎叫召集来更多的狼和我们拼命。”他接着说:“狼饿疯了,它们是在找吃的,车上可有吃的?”我们几乎同声回答:“有。”“那就扔下去给它们吃。”老乡像是下达命令。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当时脑子里一片空白,除了紧张,大脑似乎已经不会思考问题。听老乡这样说,我们毫不犹豫,七手八脚把从丽江买的腊肉、火腿还有十分珍贵的鹿子干巴往下丢了一部分。狼群眼都红了,兴奋地大吼着扑向食物,大口的撕咬吞咽着,刚丢下去的东西一眨眼就被吃光了。老乡继续命令道:“再丢下去一些!”第二批大约50斤肉品又飞出了后车门,也就一袋烟的工夫,又被8只狼分食的干干净净。吃完后8只狼整齐地坐下,盯着后车门。这时,我们几人各个屏气息声,紧张的手心里都是冷汗,甚至能够清晰的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我们不知道能有什么办法令我们从狼群中突围出去。看到这样的情形,老乡又发话道:“还有吗?一点不留地丢下,想保命就别心疼这些东西了!”此时,除了紧张、害怕还有羞愤……!作为战士,我们是有责任保护好这些物资的,哪怕牺牲自己。但是现实情况是我们的车被坞到雪地里出不来,只能被困在车里。我们的子弹是极有限的,一旦有狼群被召唤来,我们会更加束手无策。我们几人相互看了一眼,迟疑片刻,谁也没有说什么,忍痛将车上所有的肉品,还有十几包饼干全都甩下车去!8只狼又是一顿大嚼。吃完了肉,它们还试探性的嗅了嗅那十几包饼干,但没有吃。这时我清楚地看到狼的肚子已经滚圆,先前暴戾凶恶的目光变得温顺。其中一只狼围着汽车转了两圈,其余7只狼没动。片刻,那只狼带着狼群朝树林钻去......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不一会儿,8只狼钻出松林,嘴里叼着树枝,分别放到汽车两个后轮下面。我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些狼的意思是想用树枝帮我们垫起轮胎,让我们的车开出雪窝。我激动地大笑起来……哈……哈……刚笑了两声,另外一个战士忙用手捂住了我的嘴,他怕这突兀的笑声惊毛了狼。接着,8只狼一齐钻到车底,但见汽车两侧积雪飞扬。我眼里滚动着泪花,大呼小王:“狼帮我们扒雪呢,赶快发动车,”车启动了,但是没走两步,又打滑了。狼再次重复刚才的动作:“先往车轮下垫树枝,然后扒雪……”。就这样,每重复一次,汽车就前进一段,大约重复了十来次。最后一次,汽车顺利地向前行了一里多地,接近了山顶。再向前就是下坡路了。这时,8只狼在车后一字排开坐着,其中一只比其他7只狼稍稍向前。老乡说:“靠前面的那只是头狼,主意都是他出的。”我们激动极了,一起给狼鼓掌,并用力地向它们挥手致意。但是这8只可爱的狼对我们的举动并没有什么反应,只是定定地望了望我们,然后,头狼在前,其余随后,缓缓朝山上走去,消失在松林中......看完不忍思考:连凶猛的狼都懂得报恩,我们是否应该反思自身?自诩为“万物灵长”的人类,我们是不是应当让这个世界充满爱? 1964年12月,我们小分队在滇西北找矿。小分队一共8人,其中4名 如果你是一个自由主义者,那么你能够作出的最大贡献就是,永远从你的思想、言语和情感中清除“大多数人的最大利益”这样的空洞口号。这完全是骗人的鬼话,是纯粹集体主义思想的教条。如果你认为自己是自由主义者,你就不能接受它。你必须作出选择,非此即彼,不可兼顾。 有人问我:你发这些有什么用?能改变什么?我会告诉他:我转发传播了一些常识,没想过有什么用,只是认为这样是对的。——悦明 往期回顾 ☞ 脱掉裤子的无耻 ☞ 发人深省的三则真实发生的故事!颤抖 ☞ 天下第一禁书——商君书 ☞“隐瞒”了20年的真相 ☞ 大使馆为什么不把实情报告国内 ☞ 富有限制了我们的想象力 ☞ 《人性的升华》一个震撼的真实故事 ☞ 佩服,她的举动改变了这个社会 ☞ 去了趟朝鲜,寻找“幸福”的朝鲜人 ☞ 他们早就知道,都在坐等着出事 ☞ 全球震动!日本传来特大利好 ☞人性与制度!透彻 防失联 关注备用号 查看文章 切不坏、扎不破、耐高温、食品级认证 ▼ ▲点击图片查看▲
Copyright © 2001-2018 www.6s-iso.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