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防安全口号:企业口号精选推荐

【往事】“文革”中的口号! 莽东鸿 学人说史6 7月8日 引导关注 “文革”期间盛行呼喊及写口号。 各种集会、文章、大字报甚至检讨书, 大都有几个口号。 口号基本分为颂扬毛泽东、共产党和斗争阶级敌人两大类。最常用的两个词, 是“万岁”和“打倒”, 爱憎分明, 反映了“文革”的特点。生产建设、处理工作方面的口号, 也是以“抓革命”为前提的。 最常用而又最长的口号, 一个是:“我们最最敬爱的伟大导师、伟大领袖、伟大统帅、伟大舵手毛主席万岁!万岁!万万岁!”一个是:“敬祝我们心中的红太阳, 我们最最敬爱的伟大领袖毛主席万寿无疆!万寿无疆!万寿无疆!” 最短的口号, 四个字的比较多, 如:“文攻武卫!”“还我战友!” 许多口号是群众创造的。最重要的口号来自毛泽东及中共中央。 “文革”中最重要的口号 来自毛泽东及中共中央 毛泽东“文革”期间的讲话、批示、文章中的言简意赅的短语, 常被作为口号。 最著名的两条口号:“炮打司令部!”“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分别来自1966年8月5日毛泽东的大字报 《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张大字报》 及8月10日他在中南海西门接见首都群众时的讲话:“你们要关心国家大事, 要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 常用的口号还有:“凡是镇压学生运动的人都没有好下场。”“形势大好, 不是小好。”“站队站错了, 站过来就是了。”“要斗私、批修。”“工人阶级必须领导一切。”“路线是个纲, 纲举目张。”“阶级斗争是纲, 其余都是目。”“走资派还在走。”等等。 《毛主席语录》 及 《毛泽东选集》, 经常被人们抽出一些话用作口号, 如:“革命不是请客吃饭, 不是做文章, 不是绘画绣花, 不能那样雅致, 那样从容不迫, 文质彬彬, 那样温良恭俭让。革命是暴动, 是一个阶级推翻一个阶级的暴烈的行动。”“矫枉必须过正, 不过正不能矫枉。”“打翻在地, 再踏上一只脚。”“舍得一身剐, 敢把皇帝拉下马。”“下定决心, 不怕牺牲, 排除万难, 去争取胜利。”“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阶级斗争, 一抓就灵。”“人民大众开心之日, 就是反革命分子难受之时。”“人不犯我, 我不犯人, 人若犯我, 我必犯人。”等等。 有的诗词也被用作口号, 如:“借问瘟君欲何往, 纸船明烛照天烧。”“独有英雄驱虎豹, 更无豪杰怕熊罴。”“扫除一切害人虫, 全无敌。” 毛泽东八次接见红卫兵, 站在他身边的林彪、周恩来的讲话中都有口号。林彪在国庆19周年、20周年及首都人民纪念十月革命胜利5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口号, 人们理所当然地认为是被毛泽东认可的。 给人们印象最深刻的口号, 包括:“我们伟大的导师、伟大的领袖、伟大的统帅、伟大的舵手毛主席万岁!万岁!万万岁!”“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万岁!”“无产阶级专政万岁!”“伟大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万岁!”“打倒美帝!打倒苏修!打倒各国反动派!”“粉碎美帝、苏修勾结瓜分世界的阴谋!”还有讲话中的“我们向英雄的红卫兵欢呼!向我们的红卫兵致敬!向革命的青少年致敬!” 林彪在其他场合的讲话口号以及“两报一刊”社论的口号, 也被认为是中共中央的声音。 1967年3月20日, 林彪在军级干部会议的讲话中, 说“带枪的刘邓路线比不带枪的刘邓路线更危险”。林彪秘书张云生回忆, 毛泽东指示把林彪讲话录音发给全国各地播放。后来, 这句话成了地方造反派“打倒带枪的刘邓路线”口号的来源, 矛头进一步指向军队当权派。叶群得知后, 要求秘书立即把这句话从录音带中抹掉:“如果有人打电话问首长是否讲过这句话, 你们要一概否认, 就说没讲!” 林彪的题词:“大海航行靠舵手, 干革命靠毛泽东思想。”“毛泽东思想指引下的人民革命是历史发展的火车头。”“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 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运动中立新功。”甚至那句“活着干, 死了算”, 也都被当作口号。 江青的那句“文攻武卫”, 也成为流行口号。 “文革”口号内容极其丰富, 不同用途有不同的口号 颂扬毛泽东、共产党的, 除前述的以外, 常用的还有:“毛主席万岁!”“毛主席万岁!万岁!万万岁!”“誓死保卫毛主席!”“紧跟毛主席革命路线, 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毛主席的革命路线万岁!”以及“誓死捍卫党中央!”“中国共产党万岁!”颂扬林彪的如:“敬祝我们伟大的领袖毛主席的最亲密的战友、我们敬爱的林副主席身体健康!永远健康!”等等。 表达战斗意志及目标的口号:“头可断, 血可流, 毛泽东思想绝不丢!”“谁反对毛主席, 就砸烂他的狗头!”“坚决粉碎×××的猖狂进攻!”以及打倒、炮轰、炮打、火烧、揪出×××! 压制或准备压制某些群众的口号:“只准左派造反, 不准右派翻天!”“横扫一切牛鬼蛇神!” 批斗的口号:“打倒三反分子×××!”“×××必须低头认罪!”“把资产阶级反动技术权威×××揪出来示众!”“×××不投降就叫他灭亡!” 受压群众的反抗口号:“革命无罪, 造反有理!”“革命造反派永远也杀不绝压不垮!” 相互支持的口号:“坚决支持×××的一切革命行动!” “ 向 ××× 学习!向×××致敬!” 鼓舞士气的口号: “ ××× 必胜!”“×××就是好, 好得很!”“×××必败!” “老红卫兵”革命造反的口号:“老子英雄儿好汉, 老子反动儿混蛋!”“狗崽子不许翻天!”“斩尽杀绝黑四类, 永保江山万代红!” 有些口号适于读、写, 不宜呼喊。如在毛泽东追悼大会上, 华国锋致悼词最后四条口号里面的两条:“毛泽东主席永远活在我们心中!”“伟大的领袖和导师毛泽东主席永垂不朽!”再如“抬头望见北斗星, 心中想念毛泽东”。 “毛主席万岁!”喊得最多, 用途也多。 “毛主席万岁!”有时是应变的一种手段, 如中共九大开幕推选主席团主席, 毛泽东突然向代表们说:林彪同志当主席, 我当副主席, 好不好?林彪急忙说:不好!不好!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当主席!毛主席万岁!赞成的举手。林彪在这里领呼的“毛主席万岁”, 就是“急中生智”的应变手段。否则, 代表们会以为“林彪同志当主席”是毛泽东的战略部署。真把林彪推选为主席团主席, 问题就复杂了。 一些口号还可应用于抗争。造反派将写有“黑帮头子王震”的牌子套在农垦部部长王震的脖子上, 并喊“打倒黑帮王震”的口号。王震则喊:“打倒真黑帮!毛主席万岁!”中国农科院两派组织联合批斗院办公室副主任刘培植, 被造反派乱打乱踢的刘培植竭力反抗, 高呼:“共产党万岁!毛主席万岁!” 一些口号用于表示高度的尊敬。王谨 (梅仁) 回忆:20世纪70年代一次到北京天桥剧场看 《红色娘子军》 舞剧演出, 周总理陪同柬埔寨西哈努克亲王也来看演出。离演出还有五六分钟, 我正扭头朝后看总理一行时, 发现周总理突然站起来振臂喊了一声:“西哈努克亲王万岁!”剧场的不少观众包括我愣了须臾, 马上也跟着鼓掌喊起来。西哈努克亲王显然受到气氛感染, 马上站起来向观众点头鼓掌致谢。 造反派为渲染其“战绩”, 使用的口号往往夸大其意义。如吉林市一个500人的省属地质队, 一派揪出另一派的一个“现行反革命分子”, 此人不过是个技术员, 曾任市两派制止武斗的谈判代表, 沿街贴出的标语口号竟然是:“镇压×××是无产阶级专政的伟大胜利!” “ 揪出现行反革命分子×××是毛泽东思想的伟大胜利!”“揪出漏网大右派×××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伟大胜利!”天津市戏曲研究室造反派提出:“打倒何迟 (作家) !打倒贾林!打倒四清工作团, 直捣华北局!”何迟回忆:“我看了觉得非常可笑。我不过是‘四清’工作队的一个普通队员。贾林也不过是‘四清’工作团的一位副团长, 即使都打倒了也够不上华北局。” 人们来往信件及日记, 特别是1968年至1969年, 也经常写有崇敬毛泽东、林彪的口号。 “文革”不同时期或针对不同的斗争对象, 往往出现特定内容的口号 炮打司令部:“全国人民起来, 彻底打垮刘少奇、邓小平为首的资产阶级司令部!”“和刘邓血战到底!”“炮打××省司令部, 造 ××× 的反!” “ 炮轰省市委, 火烧×××!” 揭批资产阶级反动路线:“踢开党委闹革命!”“谁压制革命, 谁没有好下场!”“坚决粉碎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新反扑!”“彻底肃清刘邓反动路线的流毒!” 批斗走资派:“打倒走资派×××!”“打倒××市委顽固不化的走资派×××!”“揪出总政党内大大小小的走资派!” 批斗资产阶级反动技术 (学术) 权威:“打倒反动学术权威×××!”“打倒资产阶级臭权威!” “二月逆流 (镇反) ”:“镇压反革命!”“以鲜血和生命保卫毛主席及文革小组!”“向毛主席请罪!”“向革命人民请罪!” 支“左”:“××军区支左完全正确, 就是正确!”“××军区支左大方向错了, 就是错了!”“坚决把赵永夫式人物揪出来!”“反对支一派压一派!” 夺权:“谁反对新生红色政权, 就砸烂谁的狗头!”“革命委员会好, 就是好!”“×××夺权好得很!” 武斗:“文攻武卫!”“血洗××!”“血祭死难的战友×××!”“同×××血战到底!”“人不犯我, 我不犯人, 人若犯我, 坚决还击!”“革命不怕死, 怕死不革命!”“誓与××共存亡!”“血债要用血来还!”“踏平××, 镇压反革命!”“踏着革命烈士的鲜血继续前进!”“要革命就要有牺牲, 我们不怕牺牲!” 清队:“认真清理阶级队伍, 揪出隐藏的阶级敌人!”“深挖各级革命政权里的定时炸弹!” 大联合:“打倒分裂主义!”“打倒派性!”“无产阶级革命造反派联合起来!” 清查“五一六”:“仇恨五一六, 深挖五一六, 批臭五一六, 彻底歼灭五一六。” 生产建设:“抓革命, 促生产。”“深挖洞, 广积粮, 不称霸。”“备战、备荒、为人民。”“宁要社会主义的草, 不要资本主义的苗。” 对走资派及牛鬼蛇神, 当然以“打倒”之类最多:“打倒×××!”“打倒三反分子 ××× !” “ 打倒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 ××× !” “ 打倒反党反社会主义分子×××!”“打倒执行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顽固派××!”“打倒资产阶级反动学术权威 ××× !” “ 打倒三名三高分子×××!”“打倒封建残渣余孽×××!”以及“把×××打翻在地, 再踏上一只脚, 叫他永世不得翻身!”“敌人不投降, 就叫他灭亡!”“×××罪该万死!”“顽抗到底, 死路一条!”都很盛行。“×××必须低头认罪”“顽抗没有好下场”“死路一条”“罪该万死”“自绝于人民”等等, 也是通用的口号。 批判刘少奇的口号:“揪出中国的赫鲁晓夫!”“刘少奇是中国头号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打倒中国最大的走资派刘少奇!”“打倒叛徒、内奸、工贼刘少奇!” 批判邓小平的口号:“反击右倾翻案风!”“翻案不得人心!”“深入批邓, 抗震救灾!” 还有上海造反派的“炮轰上海市委, 火烧陈丕显, 揪出曹荻秋, 打倒杨西光, 砸烂常溪萍!”四川造反派的“打倒李井泉!解放大西南!”“炮轰西南局, 火烧省、地、县委!”等等。 一些小单位的批斗口号, 有自己的“特色”, 如:“打倒××仓库的走资派!”“打倒××科的最大走资派!” 吉林长春一个街道居委会批斗一个姓于的原办事处主任和一个姓王的邻居, 老头老太太和一些家庭妇女喊的口号是:“打倒老于头!打倒老王头!” 群众两派互斗的口号战, 其针锋相对的激烈性, 比起揭批“走资派”的口号毫不逊色, 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两派各自的褒贬口号。如重庆大学八一五派:“八一五好得很!”对立派则是:“八一五坏得很!”“八一五滚出去!”南京好派喊:“好派就是好!”对立派喊:“好个屁!”长春一派:“二总部必胜!红革会必败!”另一派:“红革会必胜!”“地工光野打砸抢, 没有好下场!”吉林市:“吉林公社必胜!”另一派:“造委会必胜!” 再如北京地派的“打倒聂元梓!”“聂元梓从市革委会滚出去!”“打倒反革命聂氏家族!”“把小爬虫×××揪出来示众!”河南的“二七必胜!” 强势一派压制弱势一派, 往往使用“踏平”“围剿”乃至“血洗”“砸烂”, 如前述武斗的口号。 武汉七二○事件。“百万雄师”一派的口号是:“‘百万雄师’过大江, 牛鬼蛇神一扫光!”“踏平工总, 镇压反革命!”“捉拿牛鬼蛇神!”“围剿钢二司, 踏平九一三!”“王力和牛鬼蛇神穿一条裤子!”“揪出中央文革中一小撮混蛋!”三钢三新派喊的是:“打倒陈再道!”“向谢富治同志、王力同志致敬!”“拥护中央对七二○事件的英明指示!” 两派通用的口号是:“受蒙蔽无罪, 反戈一击有功!”“站队站错了, 站过来就是了。” 当批斗对象较多, 为便于呼喊及写标语, 姓名常常用姓代表, 如“打倒刘少奇、邓小平、陶铸!”简略成 “打倒刘、邓、陶!”甚至写成“打倒刘邓陶!” 此类的口号甚多, 如:“打倒彭罗陆杨 (彭真、罗瑞卿、陆定一、杨尚昆) !”“打倒江陈彭 (江渭清、陈光、彭冲) !”“打倒李任 (李井泉、任白戈) 死党!” 外交部造反派的口号:“打倒陈姬乔 (陈毅、姬鹏飞、乔冠华) !”部内翻译室的口号:“打倒陈冀马 (英文组长陈依弥, 副组长冀朝铸、马杰先) !” 劳动部造反派:“打倒刘、邓、薄、马 (刘少奇、邓小平、薄一波、马文瑞) !” 对外文委造反派:“打倒李、宋、张、陈、周 (李昌、宋一平、张致祥、陈忠经、周而复) !” 中组部:“打倒刘、邓、彭、安 (刘少奇、邓小平、彭德怀、安子文) 反动组织路线!” 其他, 如军事科学院:“打倒叶粟王 (叶剑英、粟裕、王树声) !” 张家口地区:“打倒胡葛解 (胡开明、葛启、解峰) , 实行无产阶级专政!” 开封市:“刹曲卢 (曲光藻, 开封军分区司令员;卢成永, 开封市财委副主任) 妖风!” 中科院昆明植物所:“打倒浦、吴、蔡 (浦代英、吴征镒、蔡希陶) !” 这种口号, 对于初来当地的“外来户”, 以及蹲“牛棚”、被“监护”久了的人, 一时就不容易明白。 1968年3月, 傅崇碧从北京被押到沈阳, 关在一座楼上。他不断听到广播车呼叫口号“打倒杨余傅”, 从小窗也看见一条“打倒杨余傅”的标语。他以为“杨余傅”是一个人。后来看到传单, 才恍然大悟, 原来“杨余傅”是包括他在内的三个人。 黑龙江省委常委谭云鹤出去挨斗, 看到街上贴了很多“坚决打倒王关戚”的口号。回到“牛棚”, 副省长王一伦问他:“昨天出去挨斗, 你看到什么新闻没有?”谭云鹤说:“看到打倒王关戚的标语。你知道王关戚是谁吗?”王一伦说:“怎么没有听说过这个人呢?”杨易辰 (副省长) 插嘴说:“过去好像是没有听说过王关戚这个人。”后来才知道“王关戚”是王力、关锋、戚本禹。 有时候, 口语也用简称。空军副参谋长胡萍因“九一三”事件被审查。他回忆说:总理说让我好好揭发黄吴。“我没头没脑, 什么‘黄吴’?我一个字没写。”黄是黄永胜, 吴是吴法宪。 “坚决打倒宋欧马顾喻强黄2周徐白沫!”这是沈阳造反派“炮打”东北局及辽宁省、沈阳“走资派”的口号, 也可能是全国打倒口号中人数最多的一个。 这个口号的早期, 是“坚决打倒宋、马、顾、喻、徐 (宋任穷、马明方、顾卓新、喻屏、徐少甫, 前四位都是东北局书记, 徐少甫是辽宁省委书记) !” 辽宁省委挖出了省委书记黄火青、黄欧东和周桓, 于是口号变成了“坚决打倒宋、马、顾、喻、黄2、周、徐!”“黄2”是由于有了两个姓黄的, 写大标语的时候, 为简化, 就给“黄”加了一个平方符号, 以示“双打”。 后来, 造反派又把东北局书记欧阳钦、强晓初以及省委书记白潜和沈阳市委书记莫文祥算了进去。莫文祥职务最低, 排列在末尾, 于是以“沫”代莫 (莫与沫谐音) , 表示轻蔑。 至于怎么呼喊这个口号, 没有人介绍。 某地群众看见处决罪犯, 子弹过去, 被毙者的帽子飞了起来, 于是, “帽子飞上天”成了当地枪毙人的代名词, 被用进了口号。一女大学生回忆她被斗时的情景:“1970年5月22日下午, 厂里 (苏北某县电机厂) 革命群众一个接一个发言, 每个人都不忘记对我喊口号:‘打倒五一六分子××× (我的大名) !×××不投降就叫她灭亡!’‘让×××帽子飞上天!’” 新北大公社的对立派是井冈山兵团, 其口号就针对其头头, 取其姓的谐音并和动物比照, 口号是:“杀牛宰猴断羊腰” (学生牛辉林、侯汉清和教师杨克明) , 或“杀牛、宰猴、炖羊肉”。1968年7月28日毛泽东接见北京学生五领袖时, 也谈到了这个口号, 说:“不要再提了。牛可耕田, 猴宰它干什么?” 有的口号讲求韵律。天津市群众示威游行时, 人们高喊:“批刘邓, 砸万张 (万晓塘、张淮三) , 就是反复辟!”“打倒陈再道, 刘政 (六十六军政委) 吓一跳!” “八二八, 扯头发!” (“扯头发”意指“胡扯”) 川音押韵。这是重庆八一五派否认“八二八事件”, 反驳另一派诬蔑他们的口号。 1976年3月, 几个县的农民进保定城, 喊的口号是顺口溜:“刘子厚, 子厚刘, 为什么扣我二两油;吕玉兰, 玉兰吕, 为什么扣我二斤米……” (刘子厚, 河北省委第一书记、省革委会主任;吕玉兰, 保定地区临时领导小组组长、全国女劳模) “文革”中喊口号, 特别是成千上万人喊口号的声势, 不论是颂扬还是打倒, 常常是十分惊人的 据唐有章 (原农机部农机研究院副院长) 回忆, 他经历了一场批斗, “叫人不好受的是那些歇斯底里的口号声, 把我的脑子震得昏沉沉的, 写起‘交代’来耳朵里还在嗡嗡地叫”。 1966年8月的一次会议, 会议主持人领呼:“打倒反党反社会主义分子叶以群!”巴金回忆, 他也跟着举手喊, 不过, 此时的他, 只希望不要引起别人的注意, 不要让人们联想到叶以群与他曾是好朋友。 天津作家林希回忆批斗作家方纪的一次电视转播大会:会议主持者一声“把反革命分子方纪押上来!”“当然又是一片打倒的口号声, 不光是电视里喊, 连在电视外面我所在的这个工厂, 也跟着一起喊。好像我也喊了, 但我知道我的喊声里充满着对于这场革命的反抗。” 9月15日, 毛泽东在天安门广场接见红卫兵, 徐丫丫在城楼上领呼口号。她回忆:“当时, 令我激动的是, 每当我喊口号的声音落下之后, 那红海洋便响应起一片海啸似的回声。我是女中音, 拖得长长的, 慢慢地往下滑:‘毛——主席万万岁———!’”“这天, 从天亮接见, 直到天黑, 我的嗓子一点也没有哑, 十分响亮。我并不为我自己能喊口号感到得意。我得意自己的金嗓子, 那里面体现了我对毛主席全部的崇拜。” 北大学生马生祥记述了国庆17周年游行的情景。参加者一过东华表便开始呼喊口号:“毛主席万岁, 万万岁!”“林副主席身体健康, 永远健康!”“毛主席支持我支持, 毛主席反对我反对!”“毛主席挥手我前进!”“誓死捍卫毛主席!”“誓死捍卫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等等。 1967年4月10日, 王光英在北京大学校园被批斗。他被押上台时, 台下数十万人一起振臂高呼:“打倒反动资本家王光英!”“打倒现行反革命分子王光英!”“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声浪如潮。 1968年3月13日, 上海市革委会召开揭发批判作曲家、上海音乐学院院长贺绿汀的大会。大会制定的口号有39条, 其中有:“打倒音乐界反共老手贺绿汀!”“贺绿汀攻击湖南农民运动, 罪该万死!湖南农民运动就是好!”“打倒国民党反动军官贺绿汀!”“打倒‘国防音乐’的急先锋贺绿汀!”“打倒顽固不化的老反革命贺绿汀!”等等。 党中央开会也喊口号。 中共九大开幕式毛泽东讲话时, “毛主席万岁, 万万岁!”等口号声如雷鸣。讲话二十几分钟, 被打断数十次之多。 迟泽厚回忆:一些人也不管毛泽东讲到哪里, 甚至一句话还没讲完, 便站起来领呼口号。那时的口号都是成系列的, 一喊就是一串, 不能中途停下;有人领喊, 大家就得跟着呼喊, 而且要喊出精神来, 不然就是缺乏“阶级感情”。最后, 经大会秘书处整理的毛泽东讲话稿仅有649字, 实际讲话时间少于呼口号的时间。 领导人喊口号有自己的特点。林彪喊口号爱拉长音。江青以她特有的尖嗓子喊口号。1966年11月一次中央文革碰头会, 矛头齐指陶铸, 江青举臂高呼:“保皇派不投降, 就叫他灭亡!” 在中央宣布撤销“杨余傅”职务的大会上, 叶群领呼:“誓死保卫毛主席!”“誓死保卫中央文革!”“打倒杨成武!”“打倒晋察冀山头主义!”叶剑英后来告诉杨成武, 在那次会议上, “江青、叶群、谢富治歇斯底里地叫喊着, 嗓子都喊哑了”。 中共九届二中全会的华东组会议, 有人领呼口号:“谁反对毛主席就打倒谁!”“打倒野心家!打倒阴谋家!” 中央单位及省市等地方领导人出席群众集会, 大都是和群众一样齐呼甚至有时领呼口号。 1966年12月上旬, 北京大中学校红卫兵在北京体育场召开十万人大会, 悼念据说由于团中央的一个工作组进驻第十二中学时发生武斗而被打死的一位老教师。当时一口咬定这个事件是胡耀邦一手策划和教唆的。王力、关锋和吴德等人出席了大会。王力在会上高呼:“打倒胡家店, 解放红小鬼!” 1967年3月10日, 谢富治带着王力、关锋、戚本禹等人赶到北京农展会, 和大家一起高呼:“打倒谭震林!” 不喊, 则是表示异议。 1966年, 周恩来参加一个几万人的大会。当会场上有人呼喊打倒刘、邓的口号时, 台上的周恩来把身体转过去, 背向群众。随后, 他说:“根据党的八届十一中全会决定, 刘、邓两人还是中央常委。今天, 我代表中央讲话, 你们在这里呼喊这种口号, 是有意使我处于为难的地位。”一次在先农坛体育场召开的红卫兵万人大会上, 周恩来正在讲话时, 会场一角突然喊出了“打倒刘少奇”的口号, 周恩来也立即转身背向会场。直到会场平静下来, 他才继续讲话。 当群众喊打倒陈毅的时候, 周恩来也转了身子。 1966年11月5日, 云南省委召开干部会议, 红卫兵造反派强烈要求阎红彦接见他们。接见时, 造反派振臂高呼:“炮轰云南省委!”在场的省委书记赵健民拒不举手, 也不张嘴。他立即受到造反派的严厉质问, 赵健民回答:“共产党员旗帜鲜明, 我反对笼统炮轰!” 造反派在批斗会上高呼:“打倒钱瑛 (时任中央监察部部长) !”一女子就是不举手, 不喊口号。会后, 钱瑛碰见她, 悄悄地对她说:“以后开大会, 你应该跟着大家举手喊口号。否则会对你不利。” 在1967年八五批斗会上, 当造反派喊起打倒十几个老干部的口号声时, 刘少奇没有举手喊。造反派质问为什么不喊口号, 他答:“我负主要责任, 要打倒, 就打倒我一个人。” 马文瑞 (原劳动部部长) 每当开大会喊口号, 他觉得对的, 就举手喊一喊;不对的, 就不喊, 也不举手。 (摘自《党史博览》 文/莽东鸿) 由于个人微信被封,以前文章的赞赏二维码失效,现启用新的二维码,做号不易,打赏随意,感谢支持和鼓励!欢迎添加小编新的微信:xlq17688549568 【图集】恍如隔世几代人!
Copyright © 2001-2018 www.6s-iso.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